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人物 >> 正文

弃“枪”操“刀”的励志青年

——记高级工艺美术师、青年雕刻家申奥

http://www.mwnews.cn  2018-10-06 11:25:36      【字号

  记者  李硕  于千

弃“枪”操“刀”的励志青年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飞在工作室向申奥介绍自己的作品及创作思路

  2018年国庆节后的11号,申奥的第三家“申艺石馆”就要在鄂尔多斯开张了!

  继赤峰的“申艺石馆”之后,第三家仍开在内蒙,是因为申奥就来自内蒙巴林鸡血石产地——巴林草原。16年福建追梦,历经沧桑,申奥早已由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一名高级工艺美术师、青年雕刻家,并凭借着对石雕经营的独特见解和对作品精益求精的品质精神,成为石雕界的后起之秀。现在他又回望那片魂牵梦绕的大草原,只因他心中一直热爱着家乡,热爱着家乡的巴林石。

  申奥又要在大草原演绎一段与石头有关的故事了。三十出头的申奥年纪不大,但他的故事却很多很长……

  弃“枪”操“刀”,励志青年闯出“诚信”一片天

  申奥从“枪”到“刀”的故事有些心酸,但却折射出一个励志青年艰辛且不平凡的成功之路。

  申奥从小就有一个理想,一定要走出草原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2003年, 16岁初中毕业的申奥走出家门,没想到这一走,就来到数千里之外的福州。初来福州人生地不熟,想着能多赚钱存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没有文凭和一技之长的 他,便来到千年古港马尾,在一家造船厂学做起以辛苦闻名的电焊工。夏日骄阳似火,在近四十度的高温下做电焊,上面太阳晒下面铁板烤,下班后衣服上全是汗渍。本该是上学年纪的申奥是当时工地上年龄最小的电焊工,却吃着同龄少年吃不了的苦,烫伤扎伤是家常便饭,但他却依然坚持着,申奥知道,要想多赚钱,就要吃常人吃不了的苦,就要学好这握“枪”的手艺。

  聪明勤奋的申奥进步很快,在同期入厂的电焊工还在进行最基本的平焊时,他已经掌握更高一级的立焊技术了。如果不是那场一个工友不慎从二层楼高的梁架上掉下来把腿摔断的事故,他可能现在早已是高级电焊工了,但那样,福州的石雕界,就少了一位优秀的雕刻师和无数大师都愿意结交的交易行家。申奥的心被这事故深深触动了,他不想让父母为他担心,也不想做一辈子电焊工,但是自己又能做什么呢?就在他深感迷茫的时候,家乡巴林石在福州举办的一次展览,让他找到了答案。

  思乡心切的他来到展览现场,此次展览规模空前,品种全石质佳,其中价值6亿的巴林鸡血王也首次在内蒙古以外的地方展出,这也是申奥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来自家乡最精美的巴林石。申奥听到观展的人说:“这么精美的石头雕工却很粗糙,实在可惜。”其实这也情有可原,福州寿山石雕的工艺发展已有千年历史,而巴林石雕的工艺发展才二三十年。此时申奥的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在福州学好寿山石雕刻,把顶级的工艺用在巴林石雕上呢?将家乡的美石和最好的雕工结合起来,一定能向世人呈现出最精美绝伦的巴林石艺术品,一方面为家乡的巴林石发展做出贡献,也为自己今后的人生找一条更好的出路。

  观展后,申奥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辞去当时工资相对较高的电焊工作,从此,他放弃了焊枪,操起了改变自己命运的雕刻刀,并以诚信经营将石雕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申奥是个重情重义的人。”申奥的恩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飞向记者介绍起申奥时,脸上带着慈父般的微笑,他喜欢申奥的实在,也欣赏这个徒弟的勤奋和努力,对申奥坚韧不拔持之以恒的劲头更是赞赏有加,多次带着申奥到北京、台湾等地参加拍卖会举办师生展。

  高级工艺美术师、以石壶雕刻闻名于业界的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陈明志,与申奥亦师亦友,他多次和申奥一起到台湾回购寿山石和鸡血石。陈明志对申奥的评价揭示出申奥成功的关键所在:“他做人讲诚信,做事守规矩,他和朋友或合作伙伴从几万到上千万的石头生意,从没出过一点问题。大家都信任他,愿意和他交往合作。”

  “作为生意人要精明,但更要讲诚信,这样才能做长久的生意。”申奥朴实的话语却道出了深刻的人生哲理。“诚信”为申奥建起了深厚的人脉资源,即使在当下经济低迷、政策因素的影响及不良竞争的市场环境中,申奥“申艺石馆”每年石头交易的营业额依然保持平稳增长。2012年,他在福州马尾区购置了一套江景房,把家安在了风景秀丽的闽江河畔,从此扎根雕刻之乡。

弃“枪”操“刀”的励志青年

  王铨俤老师经常来申奥福州“申艺石馆”分析指导申奥作品

  执着+勤奋,粗犷北方汉子心中的敬师柔情

  申奥说一路走来,教授和点拨他的老师不少,他心怀感恩。但让他视若慈父、并影响他一生的有两个人,一位是他的启蒙老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福州工艺美术学校教授王铨俤,另一位是他的恩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寿山石雕界领军人物林飞。

  申奥说,王铨俤老师是他学习石雕的引路人。当年王铨俤老师在福州工艺美术学校担任毕业班的石雕专业老师,申奥慕名进入这所学校找到王铨俤老师,并直接跳级进入毕业班,跟着王铨俤老师学了三年石雕。学习石雕需要扎实的素描、速写、雕塑等美术基本功,没有美术功底的申奥就利用课余时间跟着优秀的同学恶补一、二年级的基础课,这使得他很快撵上了学习进度,雕刻技艺在同学中更是出类拔萃,他的作品《静夜思》和《观音》在毕业前学校组织的学生作品汇报展中均荣获一等奖。为感恩老师的培育,每年教师节,申奥只要在福州都会张罗着聚集同学们给老师庆祝一下。

  “申奥一是对石雕的热爱特别执着,二是在学习上特别勤奋,三是和大家相处得特别融洽,所以很快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采访中,王铨俤老师评价申奥的话语中充满了严谨的赞誉。他很喜欢申奥,申奥做学生时,王铨俤老师悉心教授;申奥的第一家申艺石馆开业时,王铨俤老师不吝将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交给他。王铨俤老师雕工精湛,特别是他雕的观音,神情自然,形象生动,被藏家视若珍品。尤其近年来,王铨俤老师年纪大了后动刀少了,有时甚至一工难求,但对申奥他总是来者不拒,至今申奥的保险柜里还“镇店”般存放着王铨俤老师雕刻的一尊顶级的巴林福黄石观音,那尊观音像神形兼备雕工精美,为学生申奥撑足了面子。

  而拜林飞为师的经历,则充满了传奇色彩。美术学校毕业后,为了进一步提高雕刻技艺,一般毕业生都会拜石雕界名人为师,而能拜在林飞——这个出身于中国传统雕刻世家(其父林亨云为老一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生代国家级寿山石雕刻大师的门下,是多少石雕界学子梦寐以求的愿望。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留着,早在福州工艺美术学校读书期间,申奥偶然看到一本林飞老师的作品专辑,他如获至宝赶紧买下,回家后细细观赏,被林飞老师高超的雕刻技艺彻底折服。从此申奥就梦想着有一天能跟着林飞老师学习,当时,梦想还只能是梦想,因为欲拜林飞门下者如过江之鲫,像申奥这样的外地人连老师工作室的门都找不到,更遑论拜师了。但申奥拜师林飞的梦想一直没有放弃。毕业后,在想尽各种办法无果,又不甘心放弃情况下,申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写了一封自荐信,邮寄到林飞的弟弟林东(现也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在三坊七巷的“林氏会馆”请其转交。许是运气,更许是缘分,林飞看到了信,并回电话让他去工作室学习。

  经过两年时间的相处,林飞被这个年轻人执着、踏实及上进的精神所感动,最终决定收他为徒,自此申奥的梦想成真,拜在林飞老师的门下,成为林飞大师的徒弟。师从林飞后,申奥的雕刻技艺愈加精进,尤其是他神态鲜活、造型灵动的弥勒像雕刻,深得师父真传,在高手林立的福州石雕界,已占有一席之地。申奥的《开心弥勒》,荣获2011年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祖孙乐》获第七届中国名石雕刻艺术展银奖。随后又有《苍龙戏珠》、《持珠罗汉》等多件作品获得“汉风杯”当代玉石雕刻大赛及“神艺杯”宝玉石雕刻作品展等赛事及大展的金、银、铜等奖项。

  申奥说,正因为有了师父的言传身教,才让自己对石雕工艺有了更深刻的见解,对石材的选择有了更高的要求,这些都为他日后石雕创作和经营走精品路线,明确了目标和方向。

弃“枪”操“刀”的励志青年

  申奥在陈达大师家观摩欣赏大师的作品

  好石配好工,为精美的石头巧“梳妆”

  申奥在福州的“申艺石馆”早已小有名气了,但他一直没有忘记学习寿山石雕刻的初衷——将家乡的美石用最好的雕刻工艺展现给世人。

  “申艺石馆”主要经营的是寿山石和家乡的巴林鸡血石。“巴林鸡血是四大国石之一,石质温润细腻,颜色五彩斑斓,但是,内蒙的石雕工艺发展较晚,创作技艺不够成熟,不能将巴林石之美很好地表现出来。”这个来自巴林草原的敦厚汉子爱怜地看着手中的一块巴林鸡血石说,“一个天生丽质的姑娘,一定要精心装扮才更能显出她的高贵和典雅。在福州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巴林石很美,但雕工太差’。这话确实不假,好的雕工,最重要的是能因材施艺,首先要读懂石头,发现石头本质的美,再根据石头不同的石质、形状、色泽和纹理等方面的因素‘对症下药’,否则就会造成优质巴林石的浪费。精美的石头被粗糙的雕工破坏,会让每个爱石之人感到心痛。”申奥说,他要利用身居福州这个雕刻之乡的地域优势,让来自内蒙草原的巴林石与福州寿山石雕的精美工艺完美结合,所以近几年,申奥把经营重点放在了巴林鸡血石上。

  申奥告诉记者,“申艺石馆”赤峰店,一直以来都是由他的妹妹申文静经营,赤峰是巴林鸡血石的产地,在此开店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妹妹能在赤峰第一时间发现并购买适合的石头,再将石头邮寄到福州,进行雕刻创作。从设计、雕刻、磨光再到底座和盒子的制作,每一道工艺都精益求精,然后再按不同地区客户的需求分配到每个店中。

  申奥给记者看了一块巴林石从原石到成品的“凤凰涅槃”组照。那是一块巴林彩霞红,是申奥慧眼识石,从石农几吨的粗粝原石中以1800元购得。申奥经过初期打磨抛光后,发现这块石头漂亮的纹理有文章可做,遂请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郑世斌大师进行雕刻。郑世斌擅长薄意雕,且多雕刻价值不菲甚至千万的精品田黄。郑世斌匠心独运,巧用这块巴林彩霞红的石与色,创作出一幅充满诗情画意的薄意作品,方寸之间,乾坤尽现。空中,瑞气盘旋,祥云漫卷,红霞散绮;中间,峰峦重叠,一檐飞角隐现密林之间,透着世外桃源般的静谧与恬淡;下面,树影婆娑,渔歌浅唱,一对渔民夫妇泛舟于粼粼波光中……一幅充满勃勃生机与生活情趣的渔归图跃然石上,意趣盎然。精美的巴林石、独到的构思与一流的工艺完美融合,不但向人们昭示出鸿运当头和年年有余的吉祥寓意,还可让观者从中领略到摄人心魄的圣洁无暇与高贵典雅。

  更为可贵的是,这块彩霞红也激发了林清卿雕刻艺术研究院院长陈达大师的创作热情,他亲笔为作品拓片题字加持——《日出东山 红霞万里》。正是融进了最好的福州寿山石雕工,让这块巴林粉冻石呈现出最佳的艺术效果。同时,也使其身价倍增,作品刚做完,便被一山东藏家以八万元收藏。这块巴林彩霞红的高“身价”,很好地验证了申奥对巴林石的经营理念——好石配好工。

  申奥对记者说,他还年轻,今后的路还很长。雕刻一块精美的石头,剔除杂质才能显现出它的润洁高雅,而做人和做事,去除杂念心行得正路才能走得远,这也是他的座右铭,他会一直坚持下去。他说他仍会加倍努力,对自己的事业和家人负责,不给自己的人生留下太多遗憾。

弃“枪”操“刀”的励志青年

  郑世斌为巴林彩霞红粉冻石所做薄意雕《日出东山 红霞万里》

弃“枪”操“刀”的励志青年

  陈达大师为巴林彩霞红粉冻石薄意雕拓片题字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