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人物 >> 正文

马尾牙医世家:“口口相传”三代人

http://www.mwnews.cn  2019-09-18 18:04:42      【字号

  记者 王晓霞

  在马尾镇卫生院有这么一家三代人,从事着口腔医学工作。时间跨越近百年,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见证着口腔医学的发展与马尾的变迁。

  陈丽荣父亲陈学吉,17岁那年在家人的建议下,跟随善与同牙科郭公杰师傅开始了三年的学习生涯。在师父的众多徒弟中,陈学吉天资最好也最肯学。三年后,医术上有所建树的陈学吉被师父看中,承担起了师父牙科诊所的日常看诊与经营。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马尾镇开始实行合作医疗,陈学吉被分配到马尾镇公社保健院(马尾镇卫生院前身)牙科(后更名为口腔科)工作,这也开启了他们一家三代的漫长坚守。由于精湛的技术和较高的诊疗水平,陈学吉在整个马尾区内是小有名气的,很多患者都冲着陈学吉的技术而来。

  “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父亲经常加班加点,我经常被母亲差使着给他送饭,家就旁边,平时都在保健院里面玩。”也正是这个特殊的童年“游乐场”,陈丽荣在耳濡目染之下,对牙医这个职业有了最初的定义,“学生时代,跟父亲学过一点,他也经常会给我讲一些病例,还有做牙医的好处,直到1979年我父亲因为身体的原因申请了病退,我通过补员走上了父亲的工作岗位。”对于陈丽荣而言,父亲陈学吉有着双重身份,除了是最亲的父亲,也是最敬重的师傅。“父亲退休后在身体状况稳定了以后,就被保健院返聘回来,这段时间里,他的角色更偏向于师傅,对我的要求非常的严格。”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牙医就是一门讲究“手艺”的职业,没有先进的设备,做牙全凭一双手操作简易的器具,“没有专门的假牙加工厂,我们牙医就得‘一条龙’包办,从治疗、倒模、取模、雕刻、烧制、打磨、抛光到最后的安装都得自己干。”陈丽荣告诉记者,“没有器械的助力,纯手工的效率不高,一个患者从进门诊再到做好牙齿装进口腔内,最快也得一个星期。现在口腔科内还有更为细化的分科,假牙制作也有专业的公司承担,变化非常的大。”

  时光流转,陈丽荣手中握持的医疗器具不断更新迭代,患者的医疗服务体验也越来越好,“我进入卫生院的时候,牙科刚刚进入机械化,病人处理牙齿问题是十分痛苦,就拿龋齿治疗来说,进行根管治疗需要磨牙,最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辅助器械,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会有较大的痛感,90年代的时候,我们卫生院引进了两台高速涡轮机,由于有水降温,病人的疼痛感就会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

  2010年陈扬义从湖北职业技术学院口腔专业毕业后,便回到了马尾,适逢马尾镇卫生院口腔科欠缺一名医生,他便应聘了这个岗位,与父亲陈丽荣成为了同事。

  到陈扬义这一代,学习口腔医学知识不再依靠师徒传带的方法,而是通过学校系统的理论与实践学习来获得医师资格,但在陈扬义看来,父亲仍然是最好的老师,“去年我爸退休了,后来又被返聘回来,虽然我早已能独当一面,但有他在,我总是能感受到‘老医生’带来的那种踏实感。干了40年,他经验丰富程度自然不在话下,可以说见过无数的临床案例,在他身上我能学到很多课本之外的东西。”对于父亲的医疗技术,陈扬义是十分佩服的,“我刚进卫生院那会,有一次碰到因为牙疼来就诊的患者,在我所学的知识范畴内,牙疼最先要找的就是龋齿点,但这个患者的牙齿并有龋齿,看了老半天没看出什么病因,后来我父亲就过来了,用口镜一看,立马找到患者牙齿上一道很小的裂痕。”

  近年来,牙科医疗器材的更替呈现出的智能化、数字化的趋势。今年,马尾镇卫生院引进了口腔全景机,在相关配套上有了进一步地提升,提高了诊疗效率。在乡镇级卫生院设有口腔科本身就是比较少见的,再加上设备更新换代节奏跟得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马尾镇卫生院口腔科可以算是代表了马尾全区的较高水平。

  陈学吉、陈丽荣、陈扬义三代人的工龄相加将近百年,从卫生院三牵驻地,医疗卫生设备不断更新迭代,诊疗技术不断精进,他们是认真严谨诊疗态度的传承着,也是时代发展的见证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