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长安夜月下那一壶美酒

http://www.mwnews.cn  2015-10-29 15:26:24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叶玲燕

  有人问王志文为何至今仍单身,他回答,因为未曾遇到一个愿意半夜听他说话的人。想想也是,红尘中,有几个人能有幸找到心的共语者,那种他愿意随时倾听并读懂你心语的知音?但只见喧嚣与热闹中无处不在的孤独。

  孤独是什么?除了喜悦时无人分享,艰苦时无人为伴,忧伤时形单影只,孤独更普遍意义上是一个人静静面对自己内心时,发现满腹心事竟无处言说。

  树高了,要独自承受林木之上的风吹雨打,峰险了,独自领略云霞之上的清冷,思想越深邃,境界越高远,必然能攀登你心灵高峰的知音便越少,你独自承受深邃与高远的孤独。但纵使你只是一个凡人,低到尘埃里,心中也一定蕴藏千丝万缕的人与事,所有的曾经,都安放在你心底的某个角落,在某个恰好的时间点,仅仅因为一股熟悉的味道,一首经典的老歌,或者似曾相识的咖啡上腾起的雾气,或者午夜隐约飘过你窗口的风声,牵引出你心底的往事浮现,这往事也许关于故乡的明月,关于山坡上放风筝的童年,关于窖藏心底谁也不曾知晓的初恋,这独属于你的过往,谁能共享与共鸣?

  可见不管你是怎样的人,高人凡人,庸人伟人,都难以摆脱孤独,在你一生当中,孤独如影随形,如疽附骨,常常在你独处静思时在你耳边悄悄絮语,告诉你:人生本是一场孤旅,一个人行走是不变的结局,就算此时有人同路,那也是匆匆过客,每一段相遇都只为了铺垫别离。

  于是,你带着孤独上路,带着疲惫栖息。常常在这个码头匆匆告别,来不及换掉“泪沾襟”的衣衫,在下个渡口,不得不与寥落一起上岸。就像蓑衣斗笠,仗剑天涯的剑客,飘零在“千山暮雪,万里层云,只影向谁去?”的江湖,月光下,栖息在古寺荒丘旁,趋避寒冷的,便只有腰间那一壶美酒。

  何止剑客,诗人也是,“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孤单到何种地步,才能放飞如此空灵的想象,邀来一轮明月,在美酒与月光的媒介下,释放出心中的自我,尘俗中的诗人孤独,精神里的诗人更孤独,诗人的自我本我以及月光,三个分属于不同物质与精神介质范畴的孤独者在一个似真似幻的迷局里且歌且舞,互相慰藉,乘着酒兴而来,酒罢自归,酒是他们“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的交通工具。

  长安夜月下,这壶酒里装着什么?剑客的酒壶里装着豪情与胆量,也许还有红袖添香的温暖记忆,李白的酒壶则有更多的精神内容,一种理想,一种灵性,一种领悟,一种上升为诗意的苍凉与忧伤,以及发酵成旷达与潇洒的人生态度。这样,酒壶寄存在长安月色下,遥遥地温暖我们心头,穿透时间,给予我们如月之清辉的温柔抚慰,只需我们记得它在那里,饮与不饮,有何不同?

  当我们的心灵孤独时,亦可小酌一口,一杯清冷下肚,诗便和泪流出,“回首清江尽是泪,风情拍肩怕见明月减清辉”,此时,“非我赋诗诗赋我,非我饮酒酒饮我”,在月光辉映下,我们是如此出众但被动地才思敏捷,在现实与梦幻的交织中,尽情享受没有牵绊的月光之上的飞渡,在千山绝壁,在大漠荒冢,在紫禁之巅,在云端之外,在一切意念所到之处的时间空间里驰骋,故乡,亲人,青涩的初恋……在长安夜月下,共融成一壶美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一种超越生命的洒脱与感悟,一种穿透古今的豁达与智慧,在遥远的长安夜月下,与我心遥相呼应。

  清冷的月光洒落,我与诗翩翩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