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山村爱情

http://www.mwnews.cn  2017-01-12 15:47:48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边瑾

  青龙山

  关东的男人是树,关东的女人也是树。永远淳朴,永远真诚,在葱翠的青龙山里挺立。山下有一条小溪流经,潺潺的水声,在夸奖你:你行,你真行!

  很多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砸伤了你的男人。原来有牛,原来有羊,原来也有鸡,为丈夫治病都卖了,还借了许多外债。

  上有老,下有小,家还得有人支撑,女人慢慢变得沉默了,也变得勤奋了。但很不顺,种地,没挣出钱;酿酒,没挣出钱;养猪,也没挣出钱。

  当你无奈地走进森林,和所有山里的汉子一起去伐木时,山村震撼了:山里从没有女人伐过木头。

  你和汉子们一起贪黑起早,没日没夜地干,流汗水,也流泪水。

  你始终如一地照顾着瘫痪的男人。孩子养大了,外债还清了,你也一天一天释然了。

  爬过的沟沟坎坎,让你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皱纹,可你却依旧淡定与豁达,依旧爱着自己的男人。

  青龙山的女人也是水。

  化蝶

  无声无息的河水那么安静,像一声很久以前的叹息,让阳光和苇叶都成为箭簇,犀利地射穿春天的鲜艳。

  这是一个失魂落魄的岁月,只有小提琴,能触摸你柔软的感情,很多山岚飘渺在遥远的眺望里,假如伏在地上,依旧能听到那时年轻的心跳。

  山坡脚下的甸子黄了很多载,可你的眼睛里依旧噙着昨天的泪珠,小木屋的外面在下雨,她披一件红格子外衣执意冒雨去看你。

  走着走着,天黑了,雷电击溃所有的平静,一朵花,消失在大河前。

  雨慢慢地停了,水慢慢地退了。

  你们开始找她,花费了很多白天和夜晚,还是没有她的踪影。有人说,她去了一座玫瑰的花园,地址是你始终纠结的谜底。黯然捧出的山花,永远也不会映衬她酒窝里洋溢的笑容。她是人参花凝结的秋天,每一粒果实里都收藏忧伤的饱满。

  你就这样,在她离开的地方,栽下了一棵山梨树,风会贪婪地呼吸着那甜香的味道。很多年以后,你也会成为一棵树,枝叶间,也有翩跹的两只蝴蝶。

  在那棵树前,拉了很多曲子,倾诉心中天大的悲怆。可以听见整个白桦林里,全是粉红色的咏叹。灵魂的翅膀也那么透明,洁白的云,仿佛缠绵她的温柔,那般飘逸,驮着这小小的梦幻。

  木沟河

  那片树林躲在很远的山里,那棵松树站在记忆的深处。松鸭飞过来,在树上筑了巢穴,就会有忠贞的故事发生。松鸭几乎不吃不喝,全身心地守护在爱情的身旁,孵化他们的希望,成为竞相流传的佳话。

  松鸭是幸福鸟,松鸭是爱情诗,松鸭是这个山村的骄傲。

  木沟河依旧流淌,一片梦幻仰泳,一片梦幻蝶泳,一片梦幻蛙泳。河岸伫立的榆树老了,满身都是皱纹,等待远方摆渡的姑娘,取回一个柳编的花篮。

  骑马的女子,走出了木屋,上山了。

  捡了多少年了,捡不满阔别经年的歌谣。左岸变化不大,右岸变化不大,望不到头的山林,长着木耳、猴头和蘑菇,长着人参、灵芝和松茸。

  那时没桥,摆渡女,是姑娘的另一个称呼。往返的脚步,清纯的笑脸,甜美的声音,是一幅春天的木刻画,很美。

  桦木的大船摇来摇去,运送着早晨、阳光、黄昏,运送着童年、梦想与胸怀。

  摆渡女勤劳、漂亮、善良,花样年华,豆蔻初开。

  河水讲述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一个纯朴的真实的故事。她爱上了一个渡船的学生。聪明、幽默、仗义,后来考学走了,后来,就没有了后来。

  木沟河,有棵柳树从此披头散发。

  山里红

  那个年代的天空,有很多积雨的云层,雨说下就能落下来。一棵山里红忧伤葳蕤,一个好故事凄凉唏嘘。

  春天的水向东流淌,你从南方向北出发,都说寻找朝阳,可是你们只找到半个月亮。若在异地他乡,总有爱情芬芳。

  上海的小戴手风琴好听,逊克的小凤俏模样漂亮。琴声,最初演奏的不是忧伤,是一首岁月的恋曲,山里红的枝头,挂满了红果的音符,在江风里甜蜜地悠扬。

  下套子屯的地总也铲不完,你们的话也总也说不完。

  家里不让了。爹说:“再看见你和上海知青在一起,打断你的腿!”妈说:“这么大的姑娘还要不要脸了?”

  后来,小凤被锁进家里;后来,小凤被嫁给别人;后来,小凤因爱情疯了。大义的男人叫不离不弃,真正的爱情叫惊天动地,小戴你做到了。

  爱她,娶她;爱她,护她。

  她在爱情中渐渐醒来,他在爱情中慢慢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