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坊巷中秋

http://www.mwnews.cn  2017-11-15 12:35:13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林荫侬

  遥远的故乡,一条小河由北至南贯穿,将古朴的小镇一分为二。虽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廊桥飞架两岸,但镇东的孩子基本不会到桥那头的镇西去玩。而镇东沿街的房子基本都是木式骑楼,一条坊巷按河流的走向牵系起我们的童年。小巷的中间点,刚好有一口布满青苔的水井,井上是浓阴匝地的大榕树。每当夏天炎热的中午,或是月亮光光的夜晚,整条小巷的孩子都会聚集在古井边的榕树下,打水枪、弹玻璃珠、玩纸飞机、猜谜语、说鬼怪精灵的故事……,直到下午上课的时间将至,或各自的家长大声呼唤、大踏步而来,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作鸟兽散。

  对于坊巷活动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晚餐时间,一大批年龄相仿的孩子,各自端着饭菜齐聚在树下的石条椅上,钢锅、瓷盘、木碗等餐具形色各异,鱼肉、果蔬、菜汤等品种多样,你夹我的菜,我舀你的汤,形成了快乐童年中最丰富多彩的“自助餐会”。而每年的中秋,更是我们竞相炫耀自家的月饼和小吃的节庆日。虽然小伙伴们时常各说各的好,但每次对一个漂亮女孩呈献的东西总是争先恐后抢吃为快,毋庸置疑是最为香甜美味的。因为打渔的、种田的、裁缝的、开店的人家拿出的无非是蚕豆、花生、板栗、菱角等乡村自产自制的小吃,只是做法和味道有些许差异而已。而那女孩所提供的,无论是饮料,还是糖果、饼干、蜜饯、肉脯等吃的,都有花花绿绿的或塑料纸或铁罐的精美包装,让见少识浅的一帮小屁孩们眼馋不已。只是更为重要的是,不管男的女的,我们都公认她长得最漂亮:齐额式短发,大眼睛,小翘鼻,皮肤白白的泛着些微红,像极了布娃娃。

  其实,大家都知道她是隔壁班的一个随军家属,住在镇西驻军部队的营房。虽然她只是偶尔参加我们的“自助餐会”,不可否认地成为人人追崇的小明星。至于为什么以及什么时候参与到我们镇东的小伙伴当中来,却是我和她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作为我们学校漂亮且各方面表现都好的女生,经常会被老师抽调去陪着进行家访。从小就性格内向忧郁而又桀骜不驯的我,时不时逃课,却也不跟别的伙伴疯玩,就躲在自家二层阁楼上凭照“小人书”里的图绘描画。经常沉浸在自己的图文世界里有哭也有笑,这是我那一段最喜欢做的事情。

  第一次老师带着她来家访的时候,爸爸二话不说就气冲冲地和老师外出寻我去了。我正暗自庆幸开始收拾藏匿自己逃课的“罪证”,却突然发现她出现在楼梯口,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得意而又轻声地宽慰我一定保守秘密。

  从此,她就成了我的铁杆“哥们”。后来,这个铁杆“哥们”就时不时地从镇西穿过廊桥来参加我们的“自助餐会”。小伙伴们也因她的慷慨大方,自觉地形成了一支护送队,宴会结束后将她送到廊桥那头去……不知不觉地一年又一年过去,大家的心理都悄然发生了变化。谁都想让她吃自己的东西,谁都想留她迟一点然后再送她,暗地里都较着劲。

  那年的中秋月特别圆特别亮,像白白的剪纸贴在树梢,街头巷尾的“小吃货”们吃着闹着许久了,却始终不见她的人影。前些日子传言她要转学到另一所学校的担忧,出其不意影响了大家的心情。不知是出于什么使然,焦虑中我悄然离开大家,直到感觉没人注意,才开始疯狂地跑向廊桥,急促的脚步轰鸣声震荡心扉。河岸边空寂无人的廊桥,被月光下粼粼的水波折射得异常诡异荒凉,立时人就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心慌慌的,气涌如山,只觉得满河面满夜空都是我恣意奔流的泪水……

  我的童年就在那年的中秋提前结束了。而记忆中月光下奔跑的少年,以及故乡小镇廊桥上空那一晚的圆月,一直陪伴着我走过一段忧伤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