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马尾的年味

http://www.mwnews.cn  2019-02-02 15:30:22      【字号

  ○江祥财

  在我的家乡马尾,十几年前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拆迁改造,各家各户的房子还留有当初的旧模样。记得当时我家就住在离马尾旧镇不远的一间民房里。每当快到春节的时候,在我的家乡就热闹起来了。家家户户都忙碌着杀鸡宰鸭,蒸糕煮肉,置买年货,写对联,请财神,到处洋溢着浓浓的年味儿。漂泊在外的游子和打工挣钱的人们纷纷提着大包小包回家了……

  由于我母亲去世的早,每当过年最忙的是我父亲,一进入腊月,父亲就忙着置办年货。腊月二十三一大早,父亲就带着全家把房前屋后、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然后我和小弟搬个梯子往门上贴春联和挂红灯笼,我那八、九岁儿子在底下看是不是贴歪了,这个时候你总会听见稚嫩的孩童声:“左边一点……不对,再移到上面……”场面欢快而又热闹。

  腊月二十四,迎来了农历小年,那是春节前的一次热身。在这一天家家户户过祭灶节。灶王爷也叫“灶君”。父亲说:“要把我们家‘灶君’送上天,向玉皇大帝报告我们家在过去一年的表现”。为了让灶王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父亲虔诚地摆上灶糖、灶饼和瓜果,点上香火,并把厨房墙上供奉的灶王画取下烧掉,点响鞭炮,恭送灶王爷上天,直到初四再把灶王爷迎回来,把一张崭新的灶王画再贴回厨房,期盼着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腊月二十八、九。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年饭了。这时我们全家齐动手。我和父亲忙着杀鸡、鸭,爱人忙着蒸年糕、灌糯米肠、炸肉、炸鱼等,小弟忙着烧水,连我儿子都伸出稚嫩的小手拔鸡、鸭毛。

  到了大年三十,迎来了春节的高潮。傍晚,在案桌上摆上鸡鸭鱼肉、点心水果等供品。点上香烛,祭天地,祭神明、祭祖宗……祈求祖先和神灵的保佑。当我和父亲、小弟陪我儿子在房前空地上放完烟花、炮竹,回到温暖的屋内,爱人则把大盘大碗的菜肴和热气腾腾的饺子摆上桌子时,年夜饭就开始了。全家老小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说,边喝边笑,大家频频敬酒,相互祝愿,其乐融融,其情绵绵。这是一年中最丰盛、最温馨、最令人留恋的家宴。

  吃完年夜饭,家里每个人都得洗澡,把全身洗得干干净净,穿上新衣服,准备迎接新年的到来。这时父亲满面春风地给孙子发压岁钱,而压岁钱一定是父亲精心准备好的崭新的钞票,这是我儿子最高兴的时刻。

  等到快八点了,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节联欢晚会。当时钟快走到十二点时,在马尾四处响起的鞭炮声和烟花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新年的到来让人心沸腾,让热情飞扬,让激情铺展,大家一起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正月初一清早,人们便踩着一地花花绿绿的炮屑纸,给长辈和亲友们拜年去了。孩子们身上穿着新衣,兜里装着压岁钱,嘴里含着奶糖,脸上挂满微笑。“新年好!”的问候声此起彼伏,不时地从马尾的街头巷尾、这里那里传来。

  正月初二,已经出嫁的女儿,带着丈夫和孩子回娘家,给父母拜年,答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回报老人家的风雨艰辛。这时我那出嫁的几个姐妹也带着丈夫和孩子陆续回来了。每到这一天,“外公,新年好;外公,给您拜年了”的声音不绝于耳,父亲高高兴兴地给外孙、外孙女们发压岁钱。一家人聚在一起,畅所欲言,谈笑风生,尽情享受着天伦之乐。

  绵延不断的鞭炮声,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可以说,元宵节是行将结束的春节的又一个高潮。十几年来,马尾每年都举办“两马同春闹元宵”,努力营造马尾、马祖一家亲,年年拉近海峡两岸的距离。从正月十一开始,整个马尾花灯如海,流光溢彩,游客如潮,十几万盏造型各异、晶莹闪烁的景观灯、主题灯、走马灯还有大街小巷的一盏盏火红的灯笼把马尾映照得流光溢彩,溢彩如画,簇簇花灯相连,灯海连天映,令人心动神往,而马尾的大街小巷,活跃着一支支游神的民俗队伍,耍龙灯、舞狮、踩高跷、扭秧歌、腰鼓、大头娃娃还有乡亲们的欢笑声、助威声和鞭炮声和满天灿烂的烟花,把整个马尾推向年的欢乐海洋。

  马尾的年味,是我一生中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味道,即使走遍天涯海角,那怕吃遍再多的山珍海味,闻过再多的花香,也永远抹不去我心中这一缕浓浓的家乡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