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鼓山闲话

http://www.mwnews.cn  2019-03-28 11:23:24      【字号

  ○刘文光

  同在一座城,那山不动,水长流;松声不绝,树飘摇。

  鼓山的这半山茶座,我嘴里念叨,脑海里萦绕,神往己久。却被我弄成了好像千里之外的系念。

  你看,驱车从马尾出发,不堵车,半个时辰即到,比你踌躇犹豫的时间还短。我不过是想在上面喝喝茶、看看风景,然后整一篇自以为是的文章出来。这么个自娱自乐的排遣抒情,竟被我扭捏作态了两年,当真既可悲可叹,又无趣无聊了。

  我天生嗜好神交,不喜欢没有过渡就直截了当述说情怀,然后投入怀抱亲热一番。我今儿来做了足足的准备,心里想这写文章只能独乐乐,所以不带一人孑然前来。自斟自饮,除了铁观音、大红袍、金骏眉,还外带了旧街场,真不晓得这露台上,是否也有像我这种故作高深的看客。

  不过写文章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事情,就像男女谈恋爱,总得来回吃饭看电影那么几回。所以,我总不大愿意相信写景的或诗或赋一挥而就,像《岳阳楼记》、《滕王阁序》这种长篇大作,更是“十月怀胎”酝酿出来的。

  特别是眼前的景色,这露台并非出彩到让人们尽情抒发人生华丽篇章的地步,其实靠的还是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灵光才气。融景于情,喻情于人生哲理,将神思与风物合一,既拟人又移情而己。

  所以吃饭看电影也有韵味,眉来眼去更能动心。眼前的景色或风或声入茶,饮下的就不单是茶多酚了,更是消融了心情的山水清音,可以悲欣交集一时忘我。

  到了自然,我们会觉得周身舒坦,因为自然给予我们的,是既可以独处静虑亦可以促膝闲谈的好处。男女相处的最佳状态理应如此,没有纠缠,进退自如。有时恋人反不如知音,既是恋人又是知音,则可遇不可求也。所谓凡俗间的男女之情,多少都有几分真假,就像这露台上斟茗的闲适,凭栏对茶吟风的雅致,我们还以为拥有了彼此,事实上大谬。谈山林之乐者,未必真得山林之趣。

  若是说到趣味,山林便成为每个人心里的观照。所以有人只看景,有人则情景交融,再进一步的便是情景两忘。似忘非忘,有我无我,不过是将自己融入到了这玄妙里,肉身总要归寂,而神灵却可以依付这亘古的山河。山林可以抒发情怀,宠辱两忘,道家和佛家都喜欢在此觅为净土。尘俗的心胸久居人世,也只有到了这里,才会尘埃落定,真正得以舒展。所以陶渊明在《归去来兮辞》的最后写道: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显然,我这乐夫天命苦寻不得。回到开头,我迟迟不能成行是由于天命的拘促所致。孤僻的行为和单薄的思想并行,辗转流离始终不得其法,也深憾其恼。既为物喜,又为己悲,是谓轮回。轻叩山门,轻装简从,是在山林面前的虔诚,可能忘忧,也可能此忧愈发分明。人与花草虫兽何异,弹指百年又胜过朝露浮云几许,最后尘土是为同归。短暂与永恒哪里泾渭有别,荣枯盈亏垢净,悲喜离合生灭,都不过是寻常。惟气充盈其间,感化万物变化不息而己。

  起身,固然充盈,遗落身后的心事,有如这杯中的茶渣,但待到得山下,又是沾满一身的烟火,奔着如梦似幻的前程去。山上,山下,到底还是脱不下这俗人的衣裳。

  无妨,权且当个俗人将人世尝尽,悲也好,喜也罢,长短无执,来世无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