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我的大姑姑

http://www.mwnews.cn  2019-04-25 11:34:09      【字号

  ○李齐芳

  我的大姑姑,长得跟奶奶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个高体壮,面如桃花,秀丽端庄,纯朴贤惠。都说她日后定能寻到个好郎君嫁了,且生活前程美满。

  谁知她的命却最苦、最惨。

  她的婚事全由祖父做主的,她不敢违命。早听说邻村的那户人家殷富得流油,家有两男,小的那个大姑念小学时见过几次,心想大的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后来才知道长得真不怎么样。大姑姑在深夜里扑在母亲怀里哭得死去活来,母亲虽于心不忍,却只是说,你爹极爱面子,说出的话做成的事,从来不反悔,你就认了这个命吧!但愿外表丑心不丑吧。

  准亲家在方圆几十里数一数二,在乡间有几十亩地,一家人靠收租吃喝拉撒尽管用还有结余,还在城里开了多家当铺,生意十分红火。

  订婚宴席办了一百三十几桌,亲朋好友,三教九流,有头有脸的来了上千人,光收到祝贺的红鞭炮就足足燃放了三个时辰,把绕城而过的河道都染红了一大半。唯一遗憾的是,只见未婚夫身材短小精瘦,肩上扛着一个摇摇晃晃“大蒜头”脑袋,让人担心风一吹,他就会四脚朝天。

  洞房花烛夜后不出三天,“大蒜头”就被他爹派往台湾去开发新的市场,不久大陆解放,从此两岸隔断,徒留大姑姑夜夜悲怆,空守闺房。

  大姑姑不愧是百里挑一的贤惠媳妇,白日里强装笑脸,殷勤地照拂公婆,携小叔牵小姑,料理好家中上上下下繁事杂务,夜里只管往肚中自咽苦水,用女红打发时光,把寂寞赶尽杀绝。人说“知书达理”,她一个乡下女子,只不过家教好,书都没翻过一页,却也能读人间无字书,晓世上人情世故理。衣着简朴大方,行事有分有寸,为人落落大方,不落伍也不超前,宛若大家闺秀一个。

  数十年过去,乡间传来轶闻,都说“大蒜头”在海岛那边另有新欢,养儿育女。于是这边也有人来提亲论嫁,大姑深居简出,低调做人。从二叔公那房认了一个干儿子作为过继,以堵提亲人口舌,挡住是非者诽议。对外无妨,内起风波,小叔小姑不悦,嚼舌根说大姑早有歪念头,为日后家产分割埋下伏笔。真到分家时,大姑姑只要了小房产一处,不争也不吵,把大部分财产都扔给了小叔小姑他们。

  两岸解冻后,“大蒜头”回来省亲,说是探亲实为老来归根,此时女的那方已经去世。团聚宴上,好心人劝和。谁知话没听完,大姑一拍碗筷,离席而去丢下话来:“你死了老伴才来找我,我也要死个伴才会跟你团圆的。”这话说得有些狠。可敲锣敲声,听话听音,内有潜台词呢:自会伴你到终,可让我全心全意待你,没门!往后的日子,他俩过得像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的。自是同屋却不同床,“大蒜头”依然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半个夫妻的待遇,他晚上多病,大姑熬药煨汤,尽心照顾,还是应了那句“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古话。其实在大姑还是顾着脸面,在大家族里上上下下人的面前,在知之、半知之、或全然不知她的命运的所有亲朋好友面前,她应该这样做,也只能如此做罢了。

  这就是我的大姑姑“倔妹子”,苦命又清高,一个不知书却达理的好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