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马尾生活 >> 正文

梦里梦外迎新春 天南地北话新年

http://www.mwnews.cn  2019-01-23 14:56:55      【字号

  本报记者 章盈旖 李硕

  你印象中的年味是什么?

  是家家户户的大红对联和满街的红灯笼?是在春晚的欢声笑语中共享的那顿团圆饭?还是游街会上的锣鼓喧天?或点燃烟花爆竹后弥散的烟火味?

  无论是本地人或是外地人,更无论何种过年方式,都饱含着相同的浓浓亲情,同样体现着对传统“年”文化的传承。

  “初来乍到”的“新马尾人”

  台胞朱佑伟已经来大陆工作有14个年头了,往年除了回台湾,都是和妻子到她的龙岩老家去过春节,算起来今年还是他第一次留在马尾过年。距离春节只有十天了,朱佑伟和妻子开始准备些年货,在他的年货清单上,“白鲳”被标了一个重要记号。他告诉记者:“台湾人过年,家家户户都会买一条白鲳,从除夕夜到大年初五左右,这道菜要一直端上桌,不能吃完。寓意是‘年年有余’,运气会从去年延续到今年。”

  回忆小时候在台湾过年,围炉、祭祖、走春等传统仪式多,但朱佑伟最想念的就是除夕夜将近零点时的那一盘水饺。“除夕夜的水饺不能叫‘水饺’,我们称之为‘元宝’。一整盘大‘元宝’里头只有一个包了铜板,吃到的人来年会有十分的好运气。”

  今年朱佑伟的母亲也专门从台湾过来大陆和他们一起过年,朱佑伟打算带她走走马尾的船政景点,特别是“两马同春闹元宵”灯会,让老人家体会一下在大陆过年不一样的感觉。

  今年是三明妹子陈婧来马尾工作的第二个年头,她将第一次留在马尾过年,在马尾工作的这两年,她收获了爱情,事业也走向了正轨,在上个月,她刚刚迎来了人生的大喜事。她说:“在马尾遇见他,是我最幸运的事,领了证,结了婚,以后也是一个马尾媳妇了。”

  新婚后,陈婧和丈夫搬入自己奋斗买来的新房,小两口想着今年刚结婚,又是陈婧第一年在这边过年,家里的装饰要喜庆一些,图个好彩头。年画、对联、挂饰……一应俱全,有的已经从超市购买回来,有的还在网店发货的路上。陈婧喜欢剪纸,丈夫就专门寻了马尾会剪纸的手艺人为陈婧剪了个“新年新气象”。

  “以前,春节对于我来说,是和家人团圆的时光,在外辛苦打拼一年就盼着过年的那几天团聚。今年我又增添了一个自己的小家,我打算把父母接过来一起过年,春节带他们去走走天马山和船政故里。”陈婧说。

  “除夕夜,最怀念的还是家乡菜”

  22日,君竹路上,环卫工王书盛和同事罗重林正商量着过年两家一起聚起来吃年夜饭,他们两个是湖北老乡,20年前一起来到了马尾工作。20年里,除了平时老家有事回去处理之外,王书盛和罗重林从未回家过过一次春节。家人都接了过来,马尾已经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

  前几天,王书盛到超市买了米粉,请了师傅加工成粉丝。“每逢过年,最怀念的还是家乡菜,我们通常会自己做一些老家的菜,米粉丝是每年必不可少的东西。”王书盛告诉记者,他们老家有很多菜都习惯用粉丝加料上锅蒸或者炒,可以蒸鱼、蒸排骨,也可以炒肉。湖北人喜辣,我们这边的辣椒不够味儿,他们就自己制作油辣椒、干辣椒。罗重林虽然无法回湖北老家过年,但是家中年迈多病的父母一直是她心中的牵挂。她说:“等到年终发了工资,留出一部分寄回家里去,希望父母健健康康地过个好年。”

  “老伴,看我买的大鱼,留着过年孩子们都回来了一起做着吃。”东北人老张刚从沿山市场回来,手里还提着过年的年货。老张说:“我来马尾已经15年了,跟着儿子女儿举家迁移到这,如今儿子还找了本地的老婆,每年过年我们都聚在一起,一半做重口味的东北菜,一半做清淡的福州菜,来个‘南北结合’才完美嘛。”

  说着,老张指着刚买回来的大鱼对记者说:“我们东北有句话叫无鱼不成席,大鱼是东北过年饭桌上必不可少的食物,象征年年有余,富贵有鱼,来到马尾后每年过年我们家也一直延续着这样的习俗,图个好彩头。但我们也是有讲究的,通常我们做鱼都是红烧,很少有乱炖大鱼的,这样不完整的鱼肉是不行的哦。”

  众所周知,饺子是东北人过年必吃的主食,个大,皮薄的水饺,让人垂涎欲滴。老张家自然也不例外,每年的大年三十,从擀皮到做饺子馅,老张家都全部上阵,一起包饺子,就为了在新年的钟声响起时,大家能吃上热乎乎的水饺。老张的儿媳小田告诉记者:“我是地地道道的福州人,每年过年看公婆包水饺,我也跟着学,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边包饺子一边看春晚,其乐融融、团团圆圆的,新年更有意义了。”

  走在团圆路上的“老马尾”

  春节对全球华人来说,不只是亲情这么简单,在中华民族众多的文化仪式中,“回家过年”触动了无数海外游子的心弦,经过数千年的传承,它早已内化为人们的“情感密码”。海外华侨林长干也不例外,今年他专门从美国赶回来,与家乡的亲人们一起过春节。

  虽然在海外多年,但林长干始终难舍的是对祖国家乡那份浓浓的乡情和牵挂。他告诉记者:“如今我的小孩还在美国,但家乡有老母亲在,所以我们年年都回乡过春节。在家乡亭江镇过大年,不但可以感受到中国传统节日的热闹,漫步在闽安古镇,还可以感受到古村的质朴,在我们亭江镇有不少的华侨,值着这个传统的节日,他们都远道从海外回乡探亲访友,与家乡的亲人一起过节。”

  “在哪里过春节,都比不上家乡的温暖、热闹与和美。”林长干喜欢极了故乡浓浓的年味。 “年糕、平安面……每年除夕当夜幕降临,年夜饭摆上了厅堂,在和美温馨的气氛里,四世同堂十几人围坐了一桌子,边吃边唠上家常。“要是在美国,即便生活在华人聚居的地方,也是很难感受到的。” 林长干笑着告诉记者。

  郭钦云前些天从山东回到了马尾,开始陆续采购些孩子的零食、对联、红包等年货。她和老公已经去了山东四五年了,一整年的工作让她倍加挂念家里的孩子。“年底工地没事了我就先赶了回来,家里的卫生需要打扫,也要准备些过年的鸡鸭、海鲜等,最高兴的应该是小孩了,过年可以见到爸爸妈妈,有红包拿,还可以带他们出去玩。”

  谈及儿时关于过年的回忆,郭钦云说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除夕那天放烟花。“家里条件不好,往往只能看着别家放烟花,有一年爸爸买了两箱烟花回来给我放,那是我印象中最开心的除夕夜。”现在条件好了,孩子过年想要什么郭钦云和丈夫都会尽量满足他,希望在孩子的记忆中留下美好的春节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