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向内行走

http://www.mwnews.cn  2020-07-30 15:22:07      【字号

  ○陈晓燕

  我曾看过一部印度电影,剧中102岁的父亲,通过每一个场景让76岁的儿子一步步回望人生每一个重要的瞬间,从水泥浇注的飞机里回望童年的快乐,从教堂里回望人生最圆满的一家三口的团圆,从蛋糕店里回望平凡夫妻难得的仪式感的浪漫……

  每一次的回望,都是一次情感的复苏。而最后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揭开了父子深埋心里的一道疤,因为也是这样的雨夜,老年痴呆的妻子临终的最后一刻,还在期待着远在国外的儿子,长期以来不敢深究的伤痛,依旧期待着儿子能够回家的近似乞讨的情感,被老父亲残忍地揭开,直至最后儿子把不孝且贪财的孙子从机场直接轰走……老父亲的每一项任务,都是赖以扣开心门的提示和触动,儿子最后的体悟,是父亲的激励更是自我的反省,是对76年层层掩埋已然麻木的心灵的一次扣问与回归,向内行走直至与自我的和解安顿,是102岁父亲对儿子的最好安排,更是对人生最妥贴的善待。

  向内行走,最难绕过的是那些或深或浅的伤,除却缅怀和思念,更多死死抱着不肯放的,或许是愤怒,是不甘,还有失望,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人,一时或忘,却总念兹在兹,似心中有虎,虽可细嗅蔷薇,终不免伤人伤已。向内行走,除了伤的还有执迷,“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是执迷也是贪恋,或恋名或恋利,或恋心慕之人,或恋心爱之物,穷此一生,几人又能挣得开去。

  向内行走,谁不想心中无垢,坦荡安逸,尤其是沾了一点儿墨水的,最好活得人品高洁不见一丝污糟,脊梁骨硬得顶天立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是李白也是自己,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是五柳先生也是自己,但当梦想照进现实,看到的是锦袍上的虱子跳蚤,照见的是自己并不得意,油腻甚至猥琐的嘴脸,佛谒有:“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人世间,于一个爱字惹得这一身牵绊,瞻前顾后的穷酸模样,几多不堪,直面惨淡的人生,自是为难,如何又愿意多看几眼。

  不看可浑似不知,却非真正不知。所谓修身须从诚意正心处来,多少纠结多少磨难,若不能观照内心,又如何获得真正的安定?故子绝有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为的便是身心自如。传习录说,定本是天理,动静只所遇之时。心若不定,进退失据,又如何能活得泰然自若?即便是有前途要奔,有抱负要追认准一条道的,也必心中有定方能真正坚持。

  人生,需要说走就走的旅行,也需要指向自我的向内行走。向内行走,是与自己的对话,是无人处的观照自我,是喧嚣中的自我沉潜,是得意时的自我警醒,是失落处的自我慰藉……向内行走,最要的是实现与自我的对话和悦纳。比起抽离现状的说走就走,这也许更需要勇气与智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