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悠悠情,永难忘

http://www.mwnews.cn  2017-12-07 09:41:16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孙朝珊

  我出生在马尾镇  头村,从小就是外婆带大的。外婆为了我,晚上总要醒来几次替我盖被子;为了我,常被炉火灶烟呛得直咳嗽,却含笑捧来一大堆香甜的玉米棒;为了我,使田里冒出了野草,被扣了工分而痛心不已……外婆对我的爱是远远不止这些的,她以一颗慈祥宽厚的爱心包容我的过失、我的任性。哦!外婆,你可知道,我多后悔,后悔当初的任性和淘气呀!可如今,我只能把深深的自责埋在心里了。

  记得史无前例穷过度的那阵子,

  头村的日子十分艰难,但村人们的关系却是那么纯厚,令人心暖如春。外婆坚强朴素,不愿白白接受村人们的接济,常常为邻居们做事情,谁家大人有事,孩子往她跟前一“丢”,就放心地走了;哪家媳妇忙不过来,一家人的拆洗缝补,外婆就帮着揽过来。外婆会做一手好针线,村里的大闺女、小媳妇都乐意找她,跟她学纳鞋底、制鞋帮、缝棉衣……外婆以她的善良、勤劳、朴实,赢得  头村人的爱戴和深深尊敬。

  先辈留下的老屋破旧不堪,风雨侵蚀,屋顶时常透风漏雨,若在平时倒也无事,若遇上暴雨肆虐的夜晚,狂风将屋顶的油毡、塑料纸掀翻,大雨便如注地流下来,惊慌的外婆急忙扛着梯子,顶着风雨爬上屋顶去盖漏处,风助雨势,雷雨交加,借着电光,我依稀可以感到外婆紧抓着湿湿的屋脊,雨水顺着她的银发、面颊不停地淌,此时此刻,我竟分不清外婆的脸上哪是雨,哪是泪……

  在半个世纪那史无前例的文革年月,外婆用她全部的爱保护我,她响应公社号召平整土地,披星戴月地劳作,一天下来可领到一碗带稀薄油花的汤面条。她舍不得吃,等到收工,便从儒江十几里远的工地上带回家中分给我吃。而当年无知的我竟然浑然不觉,甚至潜意识里认为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一天夜里,我被一阵咳嗽声惊醒,昏暗的煤油灯顽强地闪耀在我的记忆深处,我看见外婆在炉子旁吃力地干咳着,炉子上放着饼铛,铛上烤着鱼骨鱼刺,那是昨晚吃剩下的。呵,外婆,我明白了,您把所有的鱼骨鱼刺收集在碗里,熬了鱼汤让我喝,可如今她却瞒着我吃这些已熬干油水的东西。外婆还在艰难地干咳着,那是鱼刺扎了她的嗓子,那好似锋利的刀刃深深地扎在我的心田,外婆每每咳嗽一声,我的心就被刺痛震颤。我咬紧被子,偷偷地伤心哭泣,暗暗发誓,等我长大赚钱的时候,我要让外婆拿鱼当饭吃,普天下的美味佳肴都让她尝一尝,可生活的艰辛,钱来之不易,却使无数次激荡在心的誓言渐渐变得遥远而渺茫……

  外婆的心是慈软的,有时也极坚硬。孩提时,我喜欢到山上采狗尾巴草扎“高帽”,在幽静的山谷里挖小百合换糖葫芦,山上玩累了,就跑到河里扎腾,打水仗,直到夕阳挂西,外婆提着竹鞭赶来,才急冲冲地拉扯童衣童裤往回跑。外婆没文化,却每每叮嘱好学求上,不许慵懒,有次我因贪玩而荒废了功课,外婆怒火冲冠,用手指直敲着太阳穴,狠揪耳朵不放,紧接着用粗竹棍猛抽猛打我的退步,我忍着阵阵疼痛;有次我将取得佳绩的喜讯告知外婆时,她的热泪夺眶而出,不禁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那一晚我就是趴在外婆的怀中睡去的,睡得很香、很甜,外婆的胸膛是那样的温暖,连我的心都被烘得暖洋洋的。至于外婆那跳动的心声,不知从啥时起,依稀朦胧可感,好似一种急促的,催人奋进的脚步声,这脚步声,似催春的布谷鸟,声声唤声声情,带着期待、带着希望、带着不尽的思念之情,催我在人生的征途上不懈追求,披荆斩棘,不断进步。哦,外婆,您的勤劳,您的朴实,您简朴的优良品德将永远伴随我怎么样做人和俭以养廉的生活,并发扬光大。

  外婆离开我们已22年了,今年又逢103岁诞辰,都说道:今夜星辰今夜情,在这风和日丽的夜晚,眺望罗星塔,借问满天繁星,哪一颗是她慈祥的眼睛?借问高飞的喜鹊,可否替我捎去她儿孙的思念?我们已走出困境,过上了小康生活……天堂里的外婆一定会“泪飞顿作倾盆雨”。

  呵,悠悠情,永难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