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马尾生活 >> 正文

岁月悠悠 生活悠悠

老马尾 老渡口

http://www.mwnews.cn  2020-04-16 11:25:09      【字号

  ○章盈旖 文/图

老马尾 老渡口

老马尾 老渡口

  一个春日午后,没赶上马尾旧镇前街的晨间市井,却赶上了午后和煦的暖阳。沿着铺着青石板的小路,我来到了这个历经百年沧桑的地方——马尾旧镇渡口。

  马江边上,岸边的江水不断拍打着码头,地面总是湿漉漉的。码头上仅有三两个人,一个爸爸带着孩子来玩,另一个男人拎着从马尾买来的各种东西,静静等候客渡船的到来。

  “这个渡口在民国时期就建成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马尾旧镇,得利于码头之便,被人称之为‘小上海’,福州、长乐、连江一带的农副产品都要在这个渡口中转,商贾旅人川流不息,为紧邻马尾旧镇渡口的潮江楼旅社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客源。”渡口负责人感慨道,“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马尾旧镇渡口已成为闽江航线上的重要渡口之一,每天往返穿梭30多艘渡船,那时候是真热闹。”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公路、铁路运输兴起,马尾旧镇渡口渡船日渐减少,如今,渡口客渡船仅余5艘,都是往返马尾-营前的,每天来乘船的人屈指可数,繁华不再。

  望着远处的渡船,我当即决定,乘上船去到对岸,回望马尾。

  等候了一小会儿,“闽福州客0021”缓缓靠岸,船上挂着个牌子写着“营前-马尾,限载45人,票价五元。”随船而来的仅有三名乘客,乘客老杨从对岸长乐营前带过来一辆电动车和一些建筑用材,此行他要加入到马尾新城的建设队伍中。下客后,船长老陈热心地招呼我上船,于是我带着摄影机和满心的欣喜,乘着渡船驶向彼岸。

  木质的船身,踩上去“咯咯”作响,带着些许的摇晃。船舱里摆放了几张长椅,旁边放置了足量的救生圈与救生衣。从老旧的标语和木板可以看出,这是一艘老船。船长告诉我,这是一艘三十多年的老船了,有45个客位,可如今一个两个人也会走,空船也会走,一天赚不到30块钱。

  船长老陈可以说是在船上长大的,从12岁起就在运砂船上当伙计,又开这艘客渡船开了18年。他回忆道:“50年前,福州还没有现代化的桥,那时候人们过江基本是坐船,以前各种船都有,运货的轮船、摆渡的客船、捕鱼捞虾的渔船,还有的人,直接把船当成房子,吃住都在船上。”

  和我同行的,仅有一位是来马尾办事的营前人,与曾经挤满船舱的景象不同,如今的客船,即便是空船也可启动发动机。他们早已不指着客渡赚钱,要不是政府有一些油费补贴,他们估计也早就另谋生路了。

  大约30分钟,我们抵达营前渡口,我注意到岸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南无阿弥陀佛。渡口附近,目之所及,只有拔地而起的高楼、泥泞的土路和在岸边闲聊的路人。和我同行的乘客带着他的东西离开了,而我,由于时间原因,没有办法去长乐市区游玩,转而登上了回程的渡船。

  回程的船上,加我共有六人,船舱里欢声笑语,江面上三五成群的白鹭掠过水面腾空飞舞。我和售票员翁唐朋在舢板上闲聊,翁唐朋今年已经近70岁,在这艘船上已经呆了30年。

  40岁之前的他,曾经是一艘大型捕鱼船的船员,从长乐起锚,一路北上,从东海行至黄海,途中经过数十座海岛。“以前每艘船基本都会满员,现在一天只能挣二三十块钱。”谈起变化,老翁感叹不已,“以前最开始的时候票价只有两毛钱,三十年来我看着票价从一毛两毛,到五毛一块、三块,现在五块。”“我老了,本来也不想干了,可是想着能补贴一下儿子,能有一点是一点。”

  感觉回程的路途变长,仔细一看,原来渡船在渐渐靠近另一艘运货轮船,乘客老张一步跨上了大船,显然驾轻就熟,原来他是货船上的船员,偶尔有时间回一趟家取些生活用品。

  “走完这趟,就下班了。”我一看时间,已经临近五点,等他回到营前,五点半下班。老翁说,回家吃个饭,他就要出门锻炼。随着年岁渐长,老翁对于锻炼变得十分积极,甚至在舢板上就做起了俯卧撑等动作。“健健康康地不生病就很好。”

  渡船缓缓靠近马尾渡口,上岸后,老翁还热情招呼着我:“下次找个时间来长乐玩。”“好的,还坐你的船。”我们立下约定。

  我在码头静默坐了一会儿,不远处的马江,在夕阳的照样下泛着粼粼波光,几艘船只在江面上似乎在随意航行,在马尾旧镇渡口这,我看到的感受到的,便是马尾慢悠悠的生活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