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我的堂叔沈祖馨和堂兄沈吕汀

http://www.mwnews.cn  2014-07-24 10:14:25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沈丹昆(沈葆桢第六代嫡孙)

  在纪念沈葆桢抚台140周年时候,我有幸随《纪念沈葆桢抚台140周年·船政与台湾特展》展团出席6月17日高雄展开幕式与6月20日台北展开幕式。

  在高雄展和台北展开幕式上代表沈家致辞是我的堂兄沈吕汀, 他抗战时出生于福建长汀, 吕汀的名字由此而来。吕汀兄的祖父觐恩(又名珂)是我祖父沈觐平(又名丹元)的胞弟,觐恩的次子即吕汀的父亲沈祖馨。

  祖馨叔1916年出生于福州,六岁由伯父觐冕(又名冠生,福建省著名书法大家)亲自为他启蒙,打下了良好的学习基础。他就读于私立福州中学, 毕业后报考厦门大学化学系, 他常对人说报考厦大的一个原因是堂兄沈祖牟(我父亲)和堂嫂张瑞美(我母亲)当时工作和居住在厦门。

  抗日战争爆发,厦大迁往闽西山区长汀,处境极其困难。幸好这时厦大由私立改为国立,著名科学家萨本栋就任校长,全校师生齐心协力度过难关。大学毕业后,祖馨叔到福建省建设厅任技术员,受命在长汀担任“改良纸”的监制工作。那时海口封锁,机制的新闻纸已无来路,全靠山区手工制造的土纸加以改良,解决报纸、课本、办公等的用纸问题。在担任技术员的同时,他还兼任福建重要学府——省立高工的教员。抗战中他受到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委派为重庆化工厂的工务员,他带妻子和儿子吕汀,长途跋涉,当他们乘船登上重庆朝天门码头时,重庆正遭到日寇飞机大轰炸,望见市区熊熊大火正在燃烧,多少百姓遭难!他暮年和晚辈谈起这一经历时,还抑制不住心头的难过和激动。

  抗战后期的1944年末,经济部招考留美人员,祖馨叔获录取,于1945年5月从昆明乘飞机飞越驼峰到印度再辗转到达美国实习。回国之前,他接到命令,调到台湾肥料公司。于1947年10月到台湾任职,从此开始了长达27年的台湾肥料公司的工作。1952年,他到第六厂任工程师兼工程组副组长,后被任命副厂长、厂长,又升为台湾肥料公司协理;因成绩优异,台湾当局授予荣誉奖章。按规定,公务人员服务达27年者可以退休,1966年,祖馨叔退休画了圆满的句号。

  但他又开始了新的“征程”,进入了美国国民制酒化学公司(National Distiller & Chemical Corp.)在台独资经营的台湾聚合化学品公司(即“台聚”)工作,工厂设在高雄,制造低密度聚乙烯,任厂长。1969年,升为总经理。“台聚”的道路并不平坦。试产后,经济不景气,美国人员撤离, 面临外来聚乙烯的倾销。在祖馨叔及其同事的努力下,“台聚”度过了国际上石油危机。由于祖馨叔对“台聚”的卓越贡献,作为台湾石化工业先驱,他被选举担任台湾化学学会理事长和管理学会理事长。他还曾长时间担任厦大台湾校友会会长,大陆改革开放后,他多次回到故乡福州和厦大母校,探亲访友;与当年的学长卢嘉锡、蔡启瑞等恢复联系。1997年4月祖馨叔因心脏病突发,以82岁高龄在美国旧金山逝世。

  由于父亲长时间在高雄工作,吕汀兄初中就读于省立高雄中学,初二下学期转学台北建国中学至高中毕业。1961年他考取在高雄左营的海军军官学校。军校毕业后他选择去成功大学读书, 从此离别了海上,改变了他的后半生。成功大学毕业后的1970年夏天,他挥汗如雨考取了建筑师执照。奉派台湾海军总部工程设计中心,担任建筑规划设计工作,从土木工程改作建筑设计,先后完成海军总部营区的规划、大门、礼堂的设计,以及左营军区、官校、六二部队、基隆基地医院等诸多营舍更新的设计。

  在《纪念沈葆桢抚台140周年·船政与台湾特展》6月17日高雄展开幕式与6月20日台北展开幕式,吕汀兄均作为嘉宾代表沈家致辞并剪彩,在致辞时他深切回忆起在高雄左营海军军官学校校史室陈列的第一张照片即左宗棠, 第二张照片即沈葆桢, 说明高雄左营海军军官学校与马尾船政学堂乃一脉相承。他还回忆起军校生涯中曾随太和舰驻防马祖,而马祖的对岸就是故乡福州,吕汀兄说自己是海峡两岸从对抗到和解活生生的见证人。

  吕汀兄为人低调,在船政高雄展和台北展开幕式致辞中,他只字未提他在台湾建筑界已获得的成就,连他的名片也毫不炫耀,只注明自己是武林建筑师事务所建筑师兼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