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永不褪色的壮丽青春

——访革命巾帼陈可珠故居

http://www.mwnews.cn  2018-09-06 11:06:24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章盈旖

  吸引我来到快安村的那个人,她叫陈可珠。

  在那个烽火连天的革命时代,这位聪颖秀丽的女性投笔从戎,从马尾快安寂静的一隅走出,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中,在解放前夜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自来到马尾之后,我也陆续走过了几个村落,印象中,马尾的侨村往往呈现出一致的状态:居民寥寥可数,给人一种静谧之感。但一走进快安村,耳边就传来各种响亮的叫卖声,沿街卖青菜、海鲜、家禽的小贩在卖力地吆喝着,一个偌大的市场在村口生成。村民告诉我,快安村周边有许多大型企业,很多外来员工租住在村里,又逢上下德征迁,两村村民更是移步到了临近的快安村居住,村里人口增多,带动了市场的经济。

  我在小巷胡同里转了半天,弯弯绕绕的路始终让我犯迷糊,不得已之下只好求助了村主任陈元清。陈元清很热情,引着我不多久就来到了文图山上陈可珠的故居。

  十分凑巧的是,陈元清和陈可珠竟然是有着亲戚关系的堂姐弟。“我和她的家就是一堵墙隔成的两栋房子,但是我出生的比较迟,对她的印象也是从老人那听来的,不太真切。”陈元清介绍说。

  如今陈可珠的故居中还有她的堂侄陈炳柱一家在居住,安静的古厝紧靠文图山,晾晒着的白丸子形态可人,名为大黄的家犬充满警惕地看着乱入的陌生人。陈炳柱也是从父母辈听来她的一些往事:“我母亲说,姑姑陈可珠跟周围的人不一样,她有理想有文化,对肮脏的社会也有自己的看法。”这一点,从这位女革命者留下的是诗篇《田园偶咏》中得到了印证。诗中写道:“夏日炎炎照九州,田园到处半枯焦。此时谁解农心苦,指日官来把税收。”娟秀的书法中,明明白白透出一位充满生活激情的乡村女性对现实的不满情绪。

  出生于商人家庭的陈可珠,幼时读过私塾,并从家乡小学毕业,勤奋好学使她打下了出色的文化基础,“能诗会文,写的一手好字,这在四十年代的乡村并不多见。”陈元清说道。在18岁时,她嫁给了本村的一位大学生刘大起,不幸的是两年后丈夫病逝,留下一个女儿。为了谋生,也为了摆脱封建婆家的束缚,陈可珠先后到福州梅亭小学、马尾君竹小学任教。本来她可以安闲地从事这份受人尊敬的职业,可在远房堂姐陈秀英和中共闽浙赣城市工作部副部长林白同志的动员下,她走下故居平静的石阶,走出宁谧的校园,走进了革命烽火之中。

  在留下的历史记载中,陈可珠是一个浑身是胆的女英雄。在复杂恶劣的斗争环境中,这个文弱女子很快蜕变成了一位意志坚强、能力出众的革命者。在连江,她发动贫苦农民、渔民起来斗争,成立贫农团,打击土豪恶霸,把粮食分给贫民。燃遍闽江口的“革命烈火”令地主、渔霸、国民党军队坐立不安,镇压农民队伍便成了他们处心积虑的事情,白色恐怖使革命武装斗争转入了地下,陈可珠带领大部分贫农团成员奔向山头,展开了艰苦的游击战争。时任支队政委的陈可珠和同志们一起吃地瓜米、麦麸,夜晚露宿山头。每次战斗,她总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深受同志和群众的信任。

  1949年8月12日,在一次突围战中,陈可珠为了掩护战友撤退弹尽被抓。敌人用木楔子往可珠被绑得紧紧的手腕间钉,用烧红的香火刺她的胸脯,都没能让她屈服,视死如归的意志支撑着她走向生命终点。8月15日,陈可珠英勇就义,这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女共产党员年仅24岁。第二天,连江迎来解放,遗憾的是,她再也不能和村民们一起迎接和欢呼胜利了。

  那天,我在陈可珠故居花岗岩台阶上坐了很久,眼前一遍遍重现着这位革命烈士当年毅然离家远去的背影,决然放弃安稳的工作和生活,为了子子辈辈未来的幸福,她从没有后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