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人物 >> 正文

致往昔峥嵘岁月

http://www.mwnews.cn  2017-05-16 20:38:20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讲述者:寇小丽

  采访、整理:林沁馨 林颖

  讲述者简介:寇小丽曾是一名解放军,15岁时参军成为护士兵,她克服了年幼的胆怯,在战后一线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转业后,寇小丽转业到了山西支援军工建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后又成为福州肿瘤医院的护士长。如今,退休后的她居住在福建医大附一养护中心。

  前些日子,鄢琛(我的战友)来电问候,这让我又想起了以前从军的生活,一晃眼已过了68年。

  从小,我的家庭生活过得清贫,母亲早在我8岁时就去了,一家6口依靠着父亲微薄的薪资过活。1949年,父亲单位的军代表见家里女孩多,便问了父亲:“你有那么多女儿,你想送她们参军吗?”参军?说心里话,参加解放军,对我而言简直是求之不得,虽然那年我才15岁。

  没多久,我如愿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来到了陆军28军83师当护士兵,每日5点多,只要一听口哨就得起床,挑着木桶,里面放上开水、稀饭、干饭、咸菜,给寄放在老乡家里的病人送饭、打水,有的病人住在村头,有的住在村尾,走十几里路是常有的事儿。我们的病人大多都是重伤、患肺结核等,患这么重的病还总想着回战场,于是,我们只得每夜与他们同睡在老乡家里,用一只手压着他们的身体,就怕他们跑回战场。有时候遇上晚上值班,漆黑的夜里,我们必须提着马灯在村里检查。

  除了料理病人的三餐外,上课也是雷打不动的事儿,学如何包扎伤口、如何救治病人。一群人围着大树皮片制成的“黑板”一起上卫生课,抄笔记。军队里有识字儿的战友,也有不识字儿的战友,亏是“老同志”的帮助,帮助我们学文化。其实“老同志”也就比我们大2-3岁大哥哥、大姐姐,但在处事上成熟多了。

  1964年夏,我转业到了山西支援军工建设。有一次,一名司机驾驶发生事故导致车辆翻车,车上的11个人都没能幸免, 11具尸体放在一座庙里等着家属来认领,这是座被四面的山林包围着的寺庙,虽然我不是第一次看守尸体,可这次要面对11具尸体,我的心里真发憷。

  看守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要保证尸体不被鼠蚁侵咬,还要保证尸体不腐烂,等待家属确认。那时正逢夏天,我们只好切开尸体大腿动脉,往动脉输福尔马林来保存尸体。就这么输液了两三天,无一具尸体腐烂,我也算对上级、对家属有所交代了。现在想起当时穿着白大褂,提着马灯,独自守在庙里保护尸体的场景,那夜真是太漫长了。

  1979年正值福州肿瘤医院筹建,我从山西回了福州后,那年我45岁,老伴也已年过半百。走过了那么多地方,不论是83师、还是福州军区卫校、或是鼓浪屿疗养院,终于安定在了肿瘤医院,我担任护士长,最开心的还是能够再为病人服务,直到退休。

  直到如今,孩子也渐渐大了,从为人子女到为人妻,为人母,她能接过我们的衣钵从事护理工作,我很欣慰。来马尾的选择是对的,一来为儿女省心,减轻他们的负担;二来,我在这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心里欢喜得很。老战友还有联系,鄢琛也老了,身体渐渐不行了。我们15岁相识,19岁分离,而后各自成家,一直是书信、电话往来,有时还会寄来照片,我们就在照片中慢慢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