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见证近代中国工业史:152年前的船政老插床回马尾了

http://www.mwnews.cn  2019-11-05 14:55:20      【字号

  记者 王晓霞 文/图

  10月30日下午1点38分,装载着152年前制造的船政老“插床”的车子驶出三明机床厂,踏上了回归马尾的路途。老插床卸去扛在肩上的生产任务,重返“工作”过的马尾船政,那斑斑锈色中透露着它一生的传奇和一段绵延百余年的近代中国工业史。

见证近代中国工业史:152年前的船政老插床回马尾了

  初见这台插床时,它就在三明机床厂千余平方的厂房一角,与大多数闲置机器的命运相同,老插床也成了尘埃与蛛网的聚集地。唯一能表明它与众不同身份的,便是铸于机身上的法语铭文:米卢斯杜科蒙1867。

见证近代中国工业史:152年前的船政老插床回马尾了

  马尾造船厂原厂史陈列馆馆长林樱尧早在1998年便听说过这台插床的存在,经过多番考证,林樱尧认定这就是原马尾造船厂在船政时期从法国引进的机械设备,“该插床法文铭文标注的生产日期为1867年,而1867年期间,在福建仅有福建船政有引进法国机械设备;1970年马尾造船厂更新部分旧机械设备,替换下来的大部分设备被福建机器厂购入,后有部分设备移转至三明机床厂。”

  这台老插床可谓是“命途多舛”:它曾经历中法马江海战的劫难;而后在民国动乱有幸没被变卖,保留在造船厂中;抗战期间,马尾造船厂作为日军轰炸的重点目标,它又随众多设备被转移到了大后方——南平峡阳。

  “早在80年代末,那时马尾造船厂做了厂史陈列馆,就有行家指点我们,到南平峡阳去看一看,抗战前夕马尾造船所后撤闽北山区,在峡阳设办事处。抗战胜利后,后迁的设备并没全部搬回马尾,散落在当地。”说到此处,林樱尧深感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当时的设备四散在南平各乡镇,有的在村落寺庙,有的在乡间旧作坊,时过境迁,很多设备都找不到了。”1998年,林樱尧近曾从宁德古田县的一个山村作坊里找到了一台刻有“福建船政同治拾年”铭牌的老车床,后成为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镇馆之宝”;2012年,几经周折,林樱尧在闽侯县螺洲造船厂寻得了一台旧式小型车床,现安放于船政格致园切割车间内展出。

  在抗战胜利后,马尾造船厂开始重建,这台老插床曾一度回到马尾造船厂,加入战后重建、恢复生产的“大浪潮”。上世纪70年代,马尾造船厂为支援福建机器制造厂建设,向其输送了一批机器设备,老插床就在其列。随后,福建机器制造厂三明沙县开设三明机床厂,至此,老插床正式落户三明,这一呆就是近50年。

  据三明机床厂老工人回忆:“这台插床在80年代的时候还有继续使用,后来出现了效率更高的机器,为了赚的更多的工分,这台插床就慢慢被闲置了下来。”

  1998年,老插床闲置多年,三明机床厂曾想归还给原所属单位——马尾造船厂,由于设备老旧,失去生产功能,马尾造船厂便没有接收。2013年,上海航海博物馆在全国各地征集造船相关的文物时,这台老插床再一次跃入人们的视线,这次林樱尧陪着上海文物专家张先生到了三明机床厂,“越看越觉得宝贝,当时航海馆准备高价收购,后来却各种原因最终搁置。”

  今年10月3日,船政文化管理委员会主任韩青接到征收老插床的任务后,便与船政同僚们开始了为期27天的“征收攻坚”。通过各个渠道寻找三明机床厂负责人,制定征收方案,一条道路遇阻就换一条,一个方式行不通就换一种,“几经波折,但最后还是顺利征收了回来。”调运当天,韩青与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区文管办相关负责人一同到三明机床厂亲自监督吊装,直到深夜十一点,老插床卸载,安放于造船厂旧厂房内,“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

  “目前国内,甚至东亚范围内,如此老的机床是极其罕见的,可以说是“国宝级”文物。”海军史专家陈悦惊讶于这台插床保存的完整程度,“从目前的保存状态来看,这台机器可以说是原貌保存的,学名叫“直刨床”,在19世纪60年代是非常先进的机器形式,可以看到顶上有一个铁锤状的设计,直刨床可以切削金属,但每一次切削都会有一个向上的反作用力,会产生强烈的振动,后方铁锤状的东西就是用来抵消这一反作用力的,这个设计是19世纪60年代才出现的工业设计,因此在当年是非常先进的“直刨床”,可用于加工金属件,诸如大型螺杆等。下部的圆形转盘起到传送作用,提升工作效率和金属零件加工精度。”

见证近代中国工业史:152年前的船政老插床回马尾了

  陈悦告诉记者“这台老插床还有一个‘姊妹’在日本的横须贺,造型相似,但那台是冲床,先进性不如这次收回的直刨床,当时购入即是最新式的机器。”陈悦表示,“诸如这样的车床在当时的船政应当不少,而这台直刨床的引进是为了铁胁的加工,但不是船政第一批进口的机器。”更让陈悦感到惊讶的是,这台直刨床的产地竟是法国,“当时购买英国的机器比较多,英国在经过工业革命的洗礼之后,工业生产在世界处于领先水平,但这台直刨床却不是从技术先进的英国引入,而是法国,这一点确实很有意思。”

  从老插床本身的造型当中,还能找到法国“工业美学”的影子。“以往我讲过一些英国、美国生产的直刨床照片和图纸,进行对比后发现这台直刨床竟然有艺术化的修饰。”虽然都是工业产品,只要能满足工业生产的用途即可,但在浪漫的法国人眼中,生硬的工业品也可以有柔情的艺术装点,“原本机床的后端可以是竖直向上设计的,直接了当,但生硬,法国厂商就在这里进行了美化,改用弧形设计。”

  陈悦直言,“这台船政老插床的成功征收,不仅丰富了船政文化的文物史证,对于工业遗产也保护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船政的工业遗产保护涉及方方面面,现今我们已有百年的厂房,有船坞、船台,但他们都是建筑,而这次征收回来的‘直刨床’是活生生的,能体现工业生产的生产见证。以往我只是在史料当中见过,没想到实物的规模会如此之大,这在当时是非常了得的一台设备。”

见证近代中国工业史:152年前的船政老插床回马尾了

见证近代中国工业史:152年前的船政老插床回马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