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人物 >> 正文

谁道夕阳晚 余晖亦暖人

——记亭江镇首席调解员宁基官

http://www.mwnews.cn  2018-05-30 09:52:51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微信图片_20180530095645.jpg

  本报记者 缪米米 许琳晶

  在亭江镇,时常能看到一个老人为街坊邻居耐心调解,他就是原亭江镇城建办主任、亭江镇首席调解员宁基官。这位70多岁高龄的老党员虽然退休了,但却发挥余热,奉献自己。2014年3月,马尾区司法局在亭江成立首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工作室——“宁基官人民调解工作室”。几年来,宁基官化解的矛盾数不胜数。手中调解的各类民事纠纷成功率达96%以上,他是维护亭江镇和谐稳定的“守护者”。

  老党员发挥余热解乡里难题

  1969年,宁基官入伍当兵,当年10月份,加入党籍,成为了一名党员。50多年,宁基官左胸前一直佩戴着党徽。亭江镇是著名的侨乡,大部分本地人都出国去了。宁基官家也不例外,除了宁基官,全家13口,12口都在美国。2012年,亭江镇成立调解中心,需要一位退休老同志担任调解员,在亭江基层工作了40年的宁基官接到了这通“请求”电话,他当即答应了对方,说不日就回国。

  不久后,宁基官带着家人的叮嘱回到了亭江。在调节中心里,无论是征迁纠纷、家庭纠纷亦或是外来工上门求助等,宁基官都认真对待。

  儿子一直劝他:“您这么大岁数都退休了,家里又没有人照顾,一个人呆在国内,我们不放心。”但是宁基官坚定地表示:“只要我身体还能干得动,有一份光就发一分热。”

  在镇政府里,认识宁基官的人都喊他“宁师傅”,不仅因为辈分,还因为他那一身炉火纯青的基层工作经验。“征迁一有疑难问题,我们第一反应就是找老宁。”宁基官的同事告诉记者。2015年,当时亭江中学部分地块在征迁红线内,东街村有一征迁户林某某因害怕拿不到政府补偿的征迁款,拒绝征迁。征迁工作人员一直反复做她的思想工作,无果,导致整个征迁进度一直停滞不前。为此,征迁工作人员一直很焦虑。

  这时,宁基官出马,跟林某某承诺,担保这笔80万元的拆迁款,并写下欠条。“若政府没在一个月内把钱交您手上,我来还。”说着,宁基官毅然决然地签下这份担保书。在宁基官的担保之下,林某某愿意签订拆迁协议,自动交出房屋,征迁工作才得以顺利进行。

  问起乡亲们为何都“听”宁基官的话,他说:“我自小在亭江长大,1974年当兵回来就扎根在亭江镇了。这些年,无论是担任村党支部书记还是专职做征迁工作,都与乡亲们在一起。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我们必须去解决的,这一来二去,大家自然都培养出了亲情。”

  宁基官个人调解工作室成立至今,共调解民事纠纷160余起。期间,宁基官还被评为区优秀共产党员,荣获省司法厅“人民调解先进个人”、区“道德模范”的荣誉称号。

  真诚,最能打动人

  只要哪里需要宁基官,他就会第一时间出现。闽亭片棚户区改造是区政府为民办实事的重点工程。为使闽亭片棚户区改造顺利进行,宁基官积极帮助村民解决房屋过户、家庭房屋争议、旧房共有厅争议等问题,共协调30余户,并深受群众的好评。一些群众说:“只要有宁基官同志参与协调,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刘某是闽亭片棚户区改造的征迁户,由于和老房东林某在购买房屋后没有办理过户手续,导致房产证还是林某的名字,林某据此向刘某索要百分之三十的拆迁费,否则就不出面签约,这下可愁坏了刘某,无奈之时他来到了法律咨询调解室,找到了宁基官。宁基官告诉记者:“老房东林某现在还在闽安居住,第一次调解不下来,我好几夜都睡不着觉,就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帮助刘某,因为放不下心我就自己一个人晚上跑去闽安林某家了。”林某见老主任这么晚开着车赶来,心中不免有些愧疚,最后在宁基官连续3次上门拜访后,终于与林某达成协议,成功帮助刘某签约。

  而就在当天,宁基官的婶婶病逝,由于子女都在国外,宁基官成为家里的主力,在家事与工作之间,宁基官第一选择都是工作。“作为一个老党员,能为大家做点事我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宁基官说道。

  曾与宁基官共事的同事林荣华谈起宁基官这位老领导,称赞不已。“邻里调解工作难,但几十年他都一直坚持下来,而且以理服人,真的很不容易。”

微信图片_20180530095649.jpg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