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理财 >> 正文

微信红包收发达32.7亿次 支付宝参与人数超1亿

http://www.mwnews.cn  2015-02-26 08:58:10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字号

微信红包收发达32.7亿次支付宝参与人数超1亿(图)

  漫画/张永文

  今年春节的关键词是什么?“摇一摇、抢红包!”西安市民沈女士对此感受颇深:“吃饭时手里拿着筷子都随时准备点手机屏幕。”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因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手机红包大战,不少人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而掀起这轮红包大战的微信和支付宝分别发布数据:春节期间微信红包收发总量为32.7亿次,“春晚摇一摇”互动总量超过110亿次;截至大年初三,支付宝红包总参与人数(除去重复参与人数)就已经超过1亿。

  1 收发红包有多疯狂?

  一天内6.8亿人次参与 老陕发放额全国第9

  “左手累了换右手,一直不停地摇手机。”昨日,西安市民牛女士笑着告诉华商报记者,除夕夜央视春晚吉祥物“羊羊”一声令下,电视机前的一家三代人都开始不停地晃动手机……

  这成了除夕夜西安很多家庭里的一幕。微信团队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除夕当晚,当全国用户在家边吃饺子边抢红包时,“我们位于广州、深圳、北京等地的多个产品及技术团队在精神高度集中地一边看春晚,一边监控着后台微信红包数据”。

  据该负责人向华商报记者透露的红包战况数据,除夕夜“春晚摇一摇”互动总量超过110亿次,其中22时34分出现峰值达每分钟8.1亿次,全球185个国家都有人参与“春晚摇一摇”;春晚摇红包总共派出5亿元人民币,其中陕西省发红包金额居全国第九,前三甲分别是广东、浙江、北京。但对于各省市具体金额,相关负责人不愿透露。

  红包大战的另一主角支付宝同样把“战争”安排在了除夕夜。当晚20时开始,每个整点支付宝首页都会上演一场“打地鼠”游戏。支付宝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仅2月18日凌晨1时到2月19日凌晨1时,就有6.8亿人次参与了支付宝的红包游戏,红包收发总量超过2.4亿个,总金额达到40亿元;而马云19日零点19分发出的首个中文口令红包,参与人数高达2998万,100万个红包在2分36秒内就被一抢而空。

  而西安市民抢发红包的热情也在数据中彰显出来。上述支付宝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截至大年初一,在全国发支付宝红包个数最多城市中,西安位列第17名;每个红包平均金额为49元。

  2

  90后成主力 深圳一男子一天收到近7万

  疯狂的背后,都是谁在发红包?又是谁在抢红包?

  支付宝相关负责人称,在所有发支付宝红包用户中,90后占比最大达到50.03%,发出的红包个数也最多。80后位列第二,占比为39.85%。此外,越来越多的70后、60后甚至50后也开始用手机给晚辈、朋友发红包。支付宝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参与支付宝红包游戏的用户中,约有2.8%的用户为50后和60后。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红包大战期间,“男人发到心痛,女人抢到手软”。微信团队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发红包的用户中52%为男性,48%为女性;收红包的用户中47%为男性,53%为女性。而支付宝红包数据也显示,发红包的用户中,52.5%为男性,高出女性5个百分点;收红包的比例则正好相反,54.4%收红包的用户为女性,高出男性8.8个百分点。

  除了抢企业大佬的红包外,亲友间发红包也成为春节一大娱乐项目。微信数据显示,深圳的一位男性用户除夕当日收取69478.31元,成为微信红包榜头名;支付宝方面,杭州市的朱先生春节开启了“群红包撒钱模式”,总共发出64520个支付宝红包,红包总金额高达26万元,成为全国最慷慨的土豪。

  3

  移动支付打胜仗“微信支付宝都补上了短板”

  春节红包大战,谁是最大赢家?

  “无论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此次红包大战都是在上演移动支付的用户教育升级版。特别是通过大面积的红包使用率,移动支付拇指消费也渐渐融入到用户平时的消费习惯当中,移动支付的发展将是一块被看好的蛋糕。”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互联网金融部助理分析师陈莉认为,“这个意义上说,支付宝和微信各自都补上了自己的短板。”

  数据显示,截至正月初五,微信红包收发总量为32.7亿次;截至大年初三,支付宝红包总参与人数则超过1亿。除去商户发送的红包外,用户个人发送的支付宝红包平均金额为59.1元。

  “单从数据上来看,微信以压倒性的优势打败支付宝,但是支付宝自身拥有大量的用户群体,微信是借助传统节日特殊场景,发挥其社交领域的优势发起的一场攻势。但在峰值上来看,支付宝红包的点击率比微信摇一摇红包还略高。”陈莉说。

  四博互联董事长柯尊平则认为,“通过手机红包大战,微信希望获得更多的移动支付入口,支付宝则希望增添社交性,各自补足自己的短板。在一定程度上,支付宝和微信在这场春节红包大战中实现了‘共赢’。”而据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第4季度,阿里巴巴公司支付宝占据第三方支付领域48.8%的市场份额,微信支付背后的财付通占18.7%。

  “通过轻松有趣的红包,也就加入了社交因素,这样可以养成用户的移动支付习惯。这个意义上说,通过红包大战,互联网企业发展新用户成本很低。”柯尊平认为。

  4

  腾讯阿里豪掷80亿发红包 商家分羹“广告效应”

  “通过微信‘摇一摇’,我收到的红包有泰康人寿的、陆金所的,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谁发给我的。”西安市民牛女士有些疑惑。

  对此,陈莉解释说,红包大战的另一面,是广告商的得利。各路商家借助春晚大平台,通过微信发红包,使得曝光率大大增加,与以往天价广告费相比,此次广告商利用廉价的传播方式获得最大利益。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也表示,今年红包中有包括打车软件、微店、视频网站提供的各种移动服务的代金券,商家已经将目光投向移动付费应用,希望提供给用户尝试多种O2O应用的机会。

  各路广告商到底投注了多少钱?微信方面表示,携手各路商家在春晚摇红包派出5亿元人民币,其中合作企业包括京东、泰康、微店、陆金所、招商银行、华为等14家。而据微信和支付宝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包含微信、QQ、支付宝在内,腾讯和阿里两家将总共向用户发放超过80亿元现金和代金券红包。

  “春晚20点到21点,泰康投入1亿元发红包,其中888元红包有8000个。从做广告预算讲,这个不算多,但广告效益却很好。”泰康一位内部人士说。

  5

  互联网夺走的客户,可能正是传统行业失去的

  在红包大战中,谁是输家?业内人士均认为,没有输家,但传统行业“若没有更好的创新点,就意味着衰败了”。

  一位不愿具名的张姓业内人士说:“没有输家,基本上多赢局面,大家都会为市场和用户主动做出有意义的探索和改变。比如电视台内容由原来的热线电话、短信活动等互动形式,改为‘摇一摇’互动新形式,这带动了电视和观众的互动,特别从粘性和互动性来说,电视台会找到新空间。”

  柯尊平也说,“移动互联网的异军突起,特别是红包大战的轰轰烈烈的场面,让传统行业会很紧张,比如银行业。因为互联网夺走的客户,也可能正是传统行业失去的客户。在这个意义上说,传统行业若不趁机创新改变,注定会衰落。”

  对于红包大战,一位荆姓业内人士说:“红包大战或许会消失,但移动支付的争夺将无休止。”

  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认为,从中国电子商务的崛起、移动终端的争夺,到红包大战谋图移动支付,新的商业模式和创新在不断加速,互联网思维逐渐成为主流,这对中国在各领域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和加速改革非常有益。

  红包故事

  看重全新社交方式 80后不看春晚发红包

  80后创业族王龙飞告诉华商报记者,在春节期间,他每天都在抢红包、发红包,至少发了3000多元。

  “去年就在玩微信红包了,这个跟简单社交不同,更有趣味性,沟通更方便。”王龙飞说,他曾做了一个粗略统计,发现群发的祝福微信或短信内容几乎一模一样,大家都没啥感觉了。但发个小红包对方就会打开看,还会留言感谢,也就有了深入交流的机会。这个意义上说,发红包不光是娱乐,更是一种社交方式。

  今年过年期间,王龙飞几乎每天都发红包,大年三十晚上都没看春晚。“这是一种全新的社交方式,虽然红包钱数可能不是很多,但却是维护人际关系的一种方式。”他说,相比传统拜年,手机发红包方式更方便,“在群里抢着比较热闹,有参与感。开车拜年堵在路上,费时费力还挺累。而虚拟社交拜年则节省时间,不管在哪,都能调动氛围、结交朋友。”

  往年用现金今年用微信“不参与反而落单了”

  90后詹先生在西安一家金融单位工作,往年用现金给晚辈们发压岁钱,今年感觉发移动红包更好玩,今年他通过微信群,给六个侄女总计发了2000元红包。

  “发红包、抢红包,可以说是今年春节生活的一部分了。”詹先生说,过年前几天,部门微信群里同事就有人开始发红包,最开始四五毛,后来一两块钱,中午吃饭时一群人都在玩,觉得很有意思,若不参与反而好像落单了。

  春节期间,詹先生收到400多元红包,发出去将近2600多元,“过年就图个喜庆,不管几毛几块,大家图个高兴。”他说身边很多年轻人都在玩抢红包,“只要网络信号好,我就会参与”。

  不开手机、抢不到红包,就睡不着觉

  “为抢红包,可以说不吃饭不睡觉。”西安80后邓伟在南郊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他说自己一有时间就发红包、抢红包。“就是那句话,时刻准备着。边吃饭边盯着手机屏幕,熬到半夜12点实在没人发了再睡觉。很可能你放下手机吃个饭、上个厕所就错过几十万,群里大家开玩笑说,不开手机你很可能就错过一套别墅。”他开玩笑说,最疯狂的几天里他随时开着网络,“不开手机、抢不到红包,就睡不着觉”。

  春节期间,他总共发出去100元,抢到240元,金额较大的,是给4位高中同学每人发了10元,给单位群里不同时段发了三次,共50元,其他都是几块几块地发。

  “大年三十当天,春晚一开始,微信朋友圈就很少有人更新了,大家都开始发红包、抢红包了。”邓伟笑呵呵地说。

  媳妇教婆婆发红包老公:“跟手机过年算了”

  在西安西郊上班的80后李梅,春节期间不光自己抢红包,还教会了婆婆抢,结果老公不高兴了。

  “一看我在发红包,婆婆也觉得有意思。怎么绑定银行卡、设置支付密码,我手把手地教了好几遍,婆婆总算学会了,也跟我一样,在微信上抢红包、发红包。”李梅说,本以为老公会表扬几句,“结果他接受不了,说什么抢红包太乏味了,好不容易有个假期,盯着手机抢那几毛钱几块钱有啥意思!他觉得我抢红包浪费了春节,生气得都没看完春晚,说让我一个人陪手机过年算了。”

  “我现在可以理解老公了,因为不管多少红包,也难以换来亲人温馨的笑脸。只顾低头看手机、抢红包,这样过春节,确实冷落了家人,失去了过年的意义。”李梅说。

  本版稿件由华商报记者 李王艳 黄涛 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