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走过夏季

http://www.mwnews.cn  2018-10-18 15:47:47      【字号

  ○ 陈建英

  时光她轻伶伶飘忽着,踏着鬼魅般的步伐。她落在倔傲的松针上,洒在缠绵的柳枝头,停在绿意浓浓的荷塘间,如今呀立秋白露已过,她驻足在这时令。如火如荼的夏季随着一场场雨而渐行渐远,虽然南方的气候依然闷热,知了依然聒噪,时光她仍不以人的意志而执着递进,就像是人逐年增长的年纪,总想抓着青春的尾巴不罢手,而徒然,纵然你千般不愿万般不甘。

  夏是热闹的。花开得奔放而畅意,不同于春的腼腆与内敛;雨下得豪放而直接,不同于秋淅淅与簌簌。但今年的夏季,我路过了,却没有心的心获,一切的虚名于我如浮云,繁杂琐碎的事务占了大部分时间,没有心栖息的森林,就像鸟找不到归巢;没有灵魂安放的清流,如鱼儿被搁浅,碌碌啊而不知所踪。

  雨一直下,沥沥簌簌如歌如泣,似乎是一场与夏绝别的挽歌。我的世界隔着雨帘,与他人无关。帘外的繁华、物欲浮动的心在经过沉淀后,归于澄清,生命的本质是质朴与本真,其实我真的要的不多,只要一张桌子,一张床。

  曾经十六岁的花季,伴着雨季,已消逝。那是浪漫的,那是少年强说愁的岁月,长发飘飘,裙袂飘飘,在雨中,在风中,置父母的苦口婆心于不顾,惹父亲发怒,母亲垂泪。生命轮回得很快,在我正以为可以心无旁骛实现自己的初心时,下一代的让人烦心的事接踵而来,我身为人母,感觉是多么无力又是多么牵念。孩子正如小鸟经过春季的孵化,夏季的成长,已经茁壮,要冲出小巢,寻求自己的天空,挡也挡不住,留给我一个潇洒的背影。

  父亲的生日是在每年农历的七月初七,他是浪漫的,在七夕前夜,我梦见了父亲,他与别人在一阵乌云涌动暴雨将倾时走到家门口,远远望着我,如鹤立鸡群,清瘦而俊朗,干炼而矍烁,有一种凌视众生的气势,而我在他面前是如此渺小,如襁褓中的婴儿,是那么脆弱,我歇斯底里地哭着喊着,呼唤着爸爸,但声音卡在喉咙里,出不了声……是梦一场,但醒后湿润的枕套又确确实实存在。人世有代替,人生有凋零,不知我现在的生存状态,父亲能否认可,我孤独的父亲能否赋予我力量。

  雨还是一直下,洋洋洒洒的,世界潮湿了太久了。灰色的天空,空洞的眼神飘过时光,不再停留,不再为谁停留。突然喜欢上秋天,希望时光跳跃过,进入秋高气爽的深秋,虽秋风萧瑟百花凋零,风骨依旧,花香不再,花魂依旧。

  生或如夏花般灿烂,死亦可如秋草般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