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戏迷”外婆

http://www.mwnews.cn  2019-06-21 12:28:59      【字号

  ○李齐芳

  母亲和外婆真是戏迷一对。

  我们家跟外婆家相隔十几里路,两边村里一有戏班子来,她们俩都会互相告知,一来一去,便成惯例。

  那年秋后,天高气爽,收成颇丰,农人闲歇在屋多么无聊,做头的人便去城里招来戏班子,搭好戏台子,各村演上几本,相互攀比,一个多月下来,大家看完自村的,别村的,乐此不疲,兴趣盎然。看懂的,看不懂的,懂得深,懂得浅的,议论纷纷,争执多多,连绵数月在田间在晒谷场,在仓库,在记分间,余音缭绕,余味不尽。

  那日,外婆让人捎话来,有好戏《狸猫换太子》上演,演员好,演技高,不可不看,错过可惜。

  早早地吃过地瓜饭,我和母亲匆匆赶到现场。“咚咚,哐哐。”开场的锣鼓早就响起,时大时小,时急时缓地传过来。我们走近村口,外婆早已等在那里。戏台就搭在村边的晒谷场上,一圈又一圈黑压压坐满了人。我急的要哭,“哪里还有我们的位置呢?”外婆却一脸微笑地说:“晚饭前,我早已经把小板凳搬来在前头占了位置。”进了场里,坐上好位置,戏很快开始了,我一下子就被台上的人物深深地吸引住了,优美的唱腔又让我深深陶醉。过了好一阵子,我才发现没了外婆的身影,这时,母亲转过身来,傍着我的耳朵大声说:“你先在好好看戏,千万别乱跑,我回去找你外婆。”我哪里坐得住,见母亲站起身来,就跟着母亲回到外婆的家。

  昏暗的煤油灯光下,我吃惊地看到外婆俯着的身子,她正吃力地推拉着沉重的石磨,汗水早已把她的衣裳湿透了。母亲说:“妈,你怎么不去看戏,不是说好看吗?”“我看过一回了,这样听听就好了。”外婆边推着磨,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乐呵呵地又说:“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总不能让你们吃地瓜吧,总要让你们吃上我亲手做的美味锅边糊啊!”

  母亲知道,外公病得那阵子,早已把大米卖了换药吃,跟我们家一样,都靠地瓜撑着肚子,脱口而出问:“我们家不是早就没有大米了吗?”“村子里哪个人不跟我好的,我去借,还怕借不到?”外婆一脸得意的神色。

  “我来帮着推磨吧,你一个人太累。”没说完,母亲的手已经扶上磨把。“你们是来看戏的,哪能让你们干活?”外婆硬是把我和母亲推出了院子。

  那天,我们不但看了一场好戏,还吃上外婆亲手做的锅边糊。多年以后,母亲多次内疚地对我说,你外婆那年借人家的大米,上山砍回几担柴卖了后,才买了大米还给人家。

  外婆是个戏迷,可她那天的好戏却没看成,只为了我和母亲能吃上地道的福州锅边糊。我不能忘却这份刻骨铭心的亲情。

  如今,轮流转的村戏再也红火不起来了,戏迷外婆和母亲相继去世,可她们的笑容时常浮现在我眼前,她们的墓前栽下的那些塔松,郁郁葱葱长得比我还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