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立秋

http://www.mwnews.cn  2019-08-29 10:56:29      【字号

  ○李笙清

  一梦醒来,已是午夜,夜风吹动窗帘,带进来一片如水的月光。妻见我坐在窗前观月,咕哝道:“立秋了,小心着凉。”

  妻的话,让我乍然感受到这泄进房间的一地月光,竟有一丝清凉舒爽,顿生白居易“立秋夕凉风忽至”的感受。空调还在吐着冷气,知了还没有停止生命的鸣唱,伏天的炎热还没停下肆虐的脚步,秋天,就不知不觉地来了。

  “一候凉风至,二候白露生,三候寒蝉鸣。”这是古人对立秋的分解诠释。其实,立秋并不意味着炎热的结束,农谚云:“立秋不立秋,还有一个月的好热头。”所谓“三伏带秋”,于是“秋老虎”之说,应该是对这个节气最好的注解。

  在家乡,立秋之后乡村就正式进入“双抢”时节,玉米抽穗,棉花结桃,豆荚也日渐丰满腰身,早稻收割之间,晚秧也一行行栽下,母亲的菜园,此时正期待着一场久违的甘霖。暑去凉来,立秋一直是古人非常重视的节气,也是一道充满劳动画面的乡村风景线。

  立秋了,我的心也似乎一下子感受到了季风带来的凉爽惬意。在这伏天炙烤的时节,立秋就这样毫无遮掩地来了,就像街头那些叫卖莲蓬的小贩,秋天已经在他们手中成熟,那些莲实深处,那颗怀乡的心房一定是苦涩的,它是思念的代言者,只有在走进立秋的游子眼里,才能真实地捕捉到那份遥远的牵挂。

  立秋了,父亲的枣树果实累累,母亲的葡萄架上,此刻正蔓延着美丽的紫色风景。立秋是季节弹奏出来的一串美妙的音符,是炎夏分娩出来的一篇抒情的诗章。在我心里,乡情总是在立秋这个支点上,释放了夏天所有的沉闷,牵动起我的一缕乡愁。

  忽然想到该给母亲打个电话,告诉她立秋了,我好想吃她为我煮熟的菱角,或者再装一兜她从湖上采来的枯莲子,或者从夏天慢慢聊到秋天,将话题小心翼翼地转移到她日渐消瘦的身体上。问她是不是像往常一样,每天黄昏扫一遍院子里飘落的梧桐叶,然后任由对儿女的思念,沿着长长的丝瓜藤延伸进立秋深处。握着话筒,我的心忽然变得沉重起来,数声蝉鸣,瞬间湮没了我的思绪。

  我放弃了关于立秋的问候,因为母亲的立秋,是从我的心上摆渡的。

  “乳鸦啼散不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睡起秋声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身处异乡的月夜里,轻吟宋代诗人刘翰的《立秋》,不禁感受到这淡淡月色,竟有了丝丝缕缕温馨的乡土元素。虽然这里没有老家院落中高高的梧桐树,没有树下那种宁静安然的小憩,我想今夜的月色中,我可以以一柄蒲扇、一壶茉莉花茶来陪伴立秋,听数声秋虫浅吟,想一回家乡旧事,也就带着三伏的热情,走进了充满母性的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