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若你离去(外一章)

http://www.mwnews.cn  2019-12-26 12:04:49      【字号

  ○林荫侬

  好像真的有遥远的美丽树一样在等待着你。

  当你伏在我身边说:“若我离去,你会怎样?”屡次屡次,我总是放自己的手指在你唇边,娇嗔地反问:“又会怎样呢?”

  若你离去,面对成堆的作业和班级事务,我不敢想你。

  若你离去,面对数十双童稚的眼眸,我不敢想你。

  没有忧伤,没有怨恨,想你只会在一天的空余,就着熟悉的风景,把我们的曾经细细梳理,把思念裁成风筝,托风捎去,托水飘去。

  若你离去,我还是每天每天地工作,每天每天沉静地走在上下班的人潮里;沉静得像一颗树,汲取属于我的阳光和水分,伸长我的枝桠和绿叶……似一棵树呵,就如你每天每天在我耳边所牵念着的那种遥远的美丽。

  西窗的小鸟

  呵,亲爱的小鸟!要让我就这样坐成一尊抚书而卧的雕塑么?

  帘外的风那么轻,那么轻。西窗已经映满了晚霞。

  是从古典的诗词里飞出来的吧?

  是刚刚别却江南啼血而归的吧?

  疲倦呢?陌生呢?还是久违的欢欣呢?

  这样的时刻,请让我静静地想。凛然而惊惧的眼里掠过的,是一洞乌黑的枪口?一个碎羽飘零的晃荡的笼子?一张临空张开的无情的巨网……

  没有了飞翔的翅膀,没有了温馨的暖巢,柔风携着阳光而来,也成了你伤痛的回忆。连友爱的碧枝嫩叶,也开始违心地拒绝你了,拒绝你了。

  不是又忘记了妈妈的叮嘱,不是因贪玩而忘了回家的路。天真的小鸟呵,怀着充盈整个身心的痛楚与惊惧,寻找一个最危险和最安全的边界……是这样的么?是这样的么?

  一定是的。只是就在此时此刻,你简直就是我少年梦中的青鸟呵!

  轻轻。寂寂。我真愿意就这样坐成一尊永恒的雕塑。

  帘外的风那么轻,那么轻,西窗正渐渐消逝了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