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登山随感

http://www.mwnews.cn  2013-04-25 11:50:51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风和日丽。周末,照例坚持登山。

  独自来登天马山,少了结伴时的热闹与话题,却给眼、鼻、耳、脑留出了充足的看、闻、听、思的机会。失与得之间,往往就是如此辩证。

  天高云淡,暖阳普照,四月的马尾,外出踏青、登山是一件惬意的事情。顺着盘山蔓延的石阶,保持着均匀的呼吸和步调,拾级而上。渐渐地,膝盖开始发酸,后背开始燥热,但是脚下的步伐坚持一丝不乱。再然后,酸劲儿过了,燥热感散了,浑身的毛孔已然全部张开,冒出的微汗带走着产生的热量,步调依然。知觉随即被激活放大,娇翠欲滴的绿强横地闯进眼帘,不知名的小野花也开得分外妖艳,树梢、草丛的鸟叫虫鸣格外清晰。

  途中正纳闷怎么没遇到一个游人,一位白发老者迎面而来,老人提着一个小竹篮,沿路采摘着路边的什么植物。迎上前去攀谈,请教老人在采摘什么,“#¥%*……”老人简短的话语含糊不清,没等我再问,便匆匆离去。望望身前身后的石板路,是没人,很僻静,摸摸自己的脸,本人长得很厚道很和善啊,这老爷子,这么没安全感……哎。继续走自个儿的!蜿蜒往上的一个拐角处,一老一小坐在石椅上,老的在低头用心摆弄收音机,小的仰头出神地看着什么,像一个定格,跟石椅、石阶、树木花草、虫鸣鸟叫等等一起,揉为了一个整体,成了我眼里的一道风景。忽然就想起了卞之琳的那段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此时,已过半山,城市的喧嚣已被踩在脚下,“只缘身在此山中”的顿悟、超脱感尤为强烈。到了山顶,远去的噪音已近乎飘渺,喜欢这种矗立山之巅一览众山小的开阔,和超然红尘外的洒脱。

  刹那间脑子里闪现出一个蛰伏了很久的概念——生命的节奏。曾经琢磨过生命究竟应该是怎样一种节奏,未找到满意的答案。就在这一次次一登一歇间,答案自己蹦出来了:张弛。就这么“简单”。埋头登山,卯足劲直达山顶,然后放松,享受一览众山小的快慰,这是一张一弛;工作日冥思苦想,埋头苦干,节假日放松休闲歇息,这是一张一弛;人生各个阶段总有各种各样的目标,不断地向目标冲刺,达到目标小憩后再度出发,于是一个个实现的目标构成了整个人生的价值,若干次的一张一弛贯穿始终;再小到自个儿的身体里,生命最本源的脉动,那也是一张一弛……张而不弛,会垮掉;弛而不张,会废掉。遵循生命的节奏,随着节奏起舞,生命就会愉悦、强健和持久。

  回味着这点偶然所得,一路轻快下山。途经一座小亭,一对青年男女相偎在那眺望看景。微微一笑轻轻闪过,尽量不打扰到他们。没走出多远,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请问哪条路可以下山?”回过头,是刚才那姑娘在问,小伙子沉默的站在一旁。告诉了他们顺着我走的方向一直往前就能下山,正要迈步,姑娘从小伙子手里抓了一样东西便一下奔到我身边,挨得很近,一脸灿烂地问我:“我们一起走好不好?”……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姑娘,看起来挺年轻,20出头,眼影粉底都有些浓。自忖当年虽然帅过,毕竟现在已人到中年,即使仍显得比较“厚道和善”,但无论如何对小姑娘也不会有直接的“杀伤力”了。莫非真的是不识路?可这山路这么简单,怎么可能迷路?再看看身后正在靠近的小伙子,一身运动服,黝黑精壮。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前后没其他人,比较僻静……突然心里竟然虚了起来,“你们哪儿的?不认路吗?”嘴里问着,脚下加快了步伐。“我们外地的,过来玩,登上了山再下来找不着路了。”姑娘回答间,我已经走出去十来米了。回头看到姑娘正招呼着小伙子赶紧跟上我,又有些不忍心,于是保持着一定距离,把他们带到了下山的大路上。望着他俩沿着我指的方向远去的背影,一丝惭愧涌了上来,联想到上山时遇到的白发老者,他对我保持着警惕,而我又对这两个年轻人产生出警惕或者说不信任。人心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古”了?不遇事自己甚至浑然不觉。是把责任推给“世风日下”的社会,还是剖析、自省作为社会构成细胞的个体——我们自己?

  一悟一思,此次独自登山所得,用两个关键词概括:张弛,自省。

                        蔡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