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陈道章和他的《中国古代化学史》

http://www.mwnews.cn  2015-10-08 15:14:05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林樱尧

  2000年初秋的一个早晨,陈道章先生约我见面,赠我一本新书。望着他灿烂的笑容,不用看我就知道,陈老耗费大量心血写就的《中国古代化学史》,终于出书了。

  大家都尊称陈道章先生为船政老人,他对船政史实和文化内涵的发掘,下了大功夫,成果卓著。我时常向他讨教船政知识,收获颇丰。对于他在化学领域的学识,虽有听闻,却不甚详。我不通化学,更不了解古代化学史,现道章师送我新书,并题有“雅正”谦辞,总要抽空拜读吧。搞案头工作烦了,就翻开《中国古代化学史》,蓦然间,发现自己好像撞进了一座五彩斑斓的知识殿堂。

  陈道章所著的《中国古代化学史》,凡十八章,三十六万字,遍述我国古代从火的发现及运用,到金属冶炼、陶瓷制造、火药发明、造纸工艺等众多门类的滥觞及发展过程,涉及古代化学理论、农业化学、食品化学、医药化学、日常生活化学等等,资料丰富,种类繁多,条理清晰。表述深入浅出,集科技、考古、历史、风俗民情、古典文化于一体,博大精深,知识密集,令人叹为观止。可以断言,这是国内迄今为止独一的宏著,无论对专业学者,抑或年轻学子,都很有参考、使用和启迪价值。

  书中,陈道章先生博学优雅的文笔美妙结合。如《造纸》一章,他这样开篇:“纸是文字的载体。古代没有纸,书写文字很困难,在一根根细长的竹片(简)上刻字,每根刻8-40字,简与简用皮带或丝带串在一起,翻阅很不方便。战国时,惠施出门用五辆车装书,所谓学富五车,在今日条件下,不过读几本小册子而已……”。陈老述史轻松,用典精致,令人莞尔。接着,他又深入阐述最初的纸用动物纤维制成,直至蔡伦之前的原始植物纤维纸张。再是古纸的考古发现和论证,再而蔡伦的造纸工艺、化学成分,直至纸的种类、用途、对外传播,娓娓道来,一步步把读者引向中国灿烂的古代科技文化胜景之中。

  我对造船史稍有研究,但对十九世纪中叶西方出现的铁壳船和钢壳船的材质概念不甚了了。陈道章在他的书中,详细尽地介绍了钢铁的起源、种类、冶炼及用途,让我知道了此间的区别,补上一课。我忍不住打电话向道章师汇报读书心得,他谦逊得很,随后又半开玩笑地说,这本书大概会受到现代小姐们的欢迎,因为有一章专门写了古代化妆品。

  陈老学识渊博,早年入私塾读古文,兼习英语和小学课程。13岁考入船政校系的马尾勤工学校,在战乱中完成了学业。家里安排他到银行供职,但好学的陈道章又考上了福建协和大学化学系,取得理学士学位。在校期间他投身学生运动,加入了中共地下党,参与闽浙赣城市工作部活动。由于这段经历,解放后屡遭政治冲击,立身无地,遂辗转闽南各地以教书为业,主授化学。因此,他的化学功底愈加深厚。

  1956年陈老历史问题获得平反,恢复党籍。嗣后,因患肺结核,从南安一中退职,回家养病,成为无业人士。陈道章不屈服于多舛的命运,养病期间撰写自然科学普及文章,引起有关部门重视。1959年应上海教育出版社之约,为中学教师进修化学编写参考书,先后写出《化学键》、《碳酸气的行踪》、《农业战线上的化学》等教科书,在上海出版。还编写《化学计算方法》一书在福州出版。1961年他还著写《从自然科学角度看老子哲学中的“道”》一文,发表在以刊发严谨学术论文而著名的《光明日报》哲学版。在这期间,陈道章先生开始酝酿并动手写作《中国古代化学史》。天道酬勤,陈老置生活窘迫于度外,不坠青云之志,笔耕不缀,历时40余载终结硕果。

  陈道章先生撰写的这部化学史专著,篇帙浩大,书稿送审时字数多达50余万,引用的古今中外参考文献近200种,涉猎典籍不知有多少,其艰辛与执着,凡人难以做到。《中国古代化学史》由福建科技出版社出版后,2001年获得华东地区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奖品为纯金质玉兰花一枚。陈老的这一著作成就,也应是马尾人的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