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本地要闻 >> 正文

日意格和他的福建船政梦

http://www.mwnews.cn  2014-10-22 09:33:49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2014年10月19日北京,在法国驻中国大使馆内,法国外交部长法比尤斯携女友——法国旗帜基金会主席马尚·贝莱女士(Marie-France Marchand Baylet)将一尊法国人日意格的塑像赠给福州市副市长、马尾区委书记林飞。那一刻,闪光灯照射下的日意格,嘴角似乎露出了一丝微笑。1866年,他到中国马尾筹建造船厂和船政学堂,1874年恋恋不舍地离去。140年过去了,正值中法建交五十周年之际,日意格又回到了他的第二故乡——中国马尾!

  日意格是谁?他与中国马尾造船厂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为什么法比尤斯外长和马尚·贝莱女士从不远万里的法国送来了这尊塑像?故事还得从一百多年前讲起……

  “我要学中文”

  1835年,日意格出生在法国布列塔尼大区(Bretagne)的一个海港城市——洛里昂(Lorient)。1857年,年仅22岁的他,作为一名重要的军事人员,随法国海军来到中国。在这里他仔细地观察周围的中国人:他们善于观察思考,勇于实践,思维敏锐,举止文明。他感到无比幸运能来到这里!耳濡目染间,日意格深深爱上了这个国家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学中文!”

  初来乍到,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中文的学习中。经过18个月的学习,日意格已经能和中国人简单地日常交流了,还可以应付一些工作上的事务,这让他感到犹如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他经常与“鸿儒们”自在地交流;并深入地了解中国的风土人情。他在日记里像一个孩子似的写道: “vous respirez à l’aise dans un milieu qui vous paraît être des plus intéressants[1]” (在一个令你欢喜、感到有趣的社会里,自由地呼吸。)

  日后,他主持编写了中国第一部《法汉词典》,这不仅帮助了更多的法国人学习中文;同时,也让中国人学习到了法文。可以说,他为促进中法两国文化、语言的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功在船政

  1861年末,日意格被法国政府派往宁波,负责与大清朝廷接洽海关事务。后来在协助清廷攻打太平军时,与时任浙江巡抚左宗棠建立起了良好的私人关系。不久,常捷军被解散,日意格被左宗棠请进了自己的中军帐... ...

  左宗棠恳请日意格促成中法两国合作,帮助大清朝廷建设一所海军兵工厂!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中,中国需要一支海军,捍卫领土。

  1866年,海军兵工厂被左宗棠率日意格等人精心地设计在福州闽江口马尾一块三十多公顷的泥滩上。它在法国文献中被写做 “Arsenal de FouTcheou (le chantier naval de MaWei )” 译成中文是:福州兵工厂(又名马尾造船厂)。这是当时苏黎世运河以东,世界上最新式的兵工厂(l’usine la plus moderne du monde à l’est de Suez)。在马尾造船厂的旁边,同时开始建设马尾船政学堂。

  此刻的马尾,建设者们的热潮如火如荼!日意格带着五十多名法国工程师、教师全身心地投入到马尾造船厂、船政学堂的建设中;日意格回忆道:“战舰上,我与将士们分享实战经验;课堂上,我向清政府选派来的学生们讲解造船理论。”他发自内心地把所掌握的海军知识,对海军的理解,舰船的建造技能,毫无保留地教给了他的学生们,并把他对海军基地的构想,连同他自己完完全全地投入到了马尾船政的建设中。

  马尾造船厂开办初期,日意格在一篇写给设在巴黎的土木工程师协会的技术报告中描述道:

  “1867年初,一些筹备工作开始着手,如召集员工和准备材料,但在该年的10月1日之前,这项工作进行得十分艰难。当我从法国——在这里我得到了一些劳工和物资——返回时,那些工厂,严格来说来应该称之为船政局的工厂有了真正地发展。坐在裸露的稻田里,看到厂房即将从那里拔地而起,这时我才发觉自己再也无法忘记为此而遭受的罪。从法国购置的机器还没有运到,码头上也没有来自欧洲的工具和机械。但我们却不得不去工作。

  “所有到过福州并写下游记的旅行者,都毫无例外的对船政局给与了赞扬。此种结果比预想的要好。良好的管理和秩序,欧洲人与中国人之间如一的和谐,对船政局的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2]”

  “他统揽了头绪万端的大小事务,调度得法。仅一年多时间便造出了中国第一艘千吨级轮船 ‘万年清’号。[3]”从1867到1874年——日意格任船政正监督期间,他把西方先进造船技术引进到了中国。“共造出兵、商轮船15艘,其中所造1560吨级的兵船‘扬武’号,相当于国外二等巡洋舰水平。[4]”

  两位法国作家Amiral Louis de Contenson 和René Viénet在他们的合写文章 《Qui se souvient de la première université francophone de Chine ?(谁还曾记得中国的第一所法国式大学?)》中这样描述:1872年,法国驻中国军事最高长官Guy de Contenson来到马尾,视察了马尾造船厂和船政学堂。之后他专门写了一份考察报告,在这份报告中,他高度赞扬了日意格对马尾船政的贡献,表彰他为中国乃至世界海军的发展做出了先驱的业绩。

  后来,日意格促成并亲自安排了船政学生到法国、英国留学。这是当时中国最早的,也是最有成效的留学活动。这些留学生绝大多数学有所成,并且日后都成为中国在军事、科技、文化等多方面的开创者、奠基人。其中包括翻译《天演论》的严复,军舰制造专家魏瀚,清末外交官陈季同等。

  时任福建船政大臣的沈葆祯在向朝廷汇报中说他“常任工所,每日巳、午、未三刻辄到局中与员绅会商,其勤恳已可概见。”正当马尾船政与日意格以及他的团队合作得渐入佳境时,一场突如其来爆发于中法两国之间的战争,出乎了所有船政人的意料。

  一群法国人的欢呼与一个法国人的愤怒

  1883年12月至1885年4月,中法战争爆发。1884年的夏天,法国把战火延烧到了闽江口。

  法军在半小时内摧毁了大清福建水师十几艘战船——这几乎是日意格在马尾这十几年来的全部心血。这十几艘战船承载着日意格的使命、以及洒在这片热土上的辛勤与汗水,一同悲壮地沉入在这滚滚的闽江里。

  一群法国水兵胜利后的欢呼,被雕刻在当时的木版画里。而此时身在法国的日意格,却只能把愤怒一刀一刀地刻在自己的心里。从1883到1885年,在日意格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几乎用尽浑身解数,为避免和停止这场战争做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一个法国人对中国的情怀在拿破仑三世的威严号令面前,显得是多么渺小与无助啊!

  1886年2月19日,日意格在法国戛纳(Cannes)去世了。据WIKIPÉDIA(维基百科法语版)记载,在病榻上,他甚至坚持着为再次回到中国马尾,做临行前的各种准备,并梦想着再次为中国打造一支全新的海上舰队!

  勋章和他的葬礼

  1886年2月26号——他去世一周后,日意格的葬礼在巴黎玛德琳教堂(L’église de la Madeleine)里举行。葬礼当天的情形,被详细地记录在 《纪念日意格(A LA MÉMOIRE DE PROSPER GIQUEL)》这份文档里,它现在仍被完好地保存在法兰西国家图书馆,以下是其中一段令人动容的描述:

  “Un maître des cérèmonies portait sur un coussin en velours noir, les nombreuses décorations du défunt, les médailles commémoratives de ses campagnes, et sa pelisse de mandarin en soie jaune impérial.”[5]

  “主持仪式的神父手捧着一个黑色的天鹅绒蒲团,上面摆放着死者生前的遗物,战争中所获的若干纪念章和一件满清朝廷的御赐黄马褂。”

  那些勋章中,就有一枚是同治十三年(1874年),日意格在马尾造船厂和船政学堂工作期间,因他在船政教导中的功劳,所获得的朝廷封赏。可以感觉出,黄马褂、勋章是他此生最看重的东西,他要让所有法国人知道自己的使命还没有完成,他是带着对中国福建船政事业的遗憾,怀着对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无限的眷恋,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归来

  2014年2月,法国外长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法国的前夕访问了中国,期间专程来到了福州。福州与法国渊源颇深,本次福州之行,法比尤斯先生参观了设在福州马尾的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以及法国人日意格在洋务运动时期参与建设的马尾造船厂和船政学堂。在这里,马尾人民向他讲述了一个故事:

  “日意格去世不久,清廷出于对他的感激与怀念,精心打制了一尊日意格半身塑像,托专人带到法国,作为礼物送给了日意格的家人。”

  当地政府求助外长先生,一定要帮他们找到这尊日意格半身塑像,做一个复制品,再带回这里。因为,在中国人心中,在福建马尾人心中从来没有把他忘记!他的功绩和塑像将被看作中法两国人民友谊源远流长的传承和见证。

  于是,才有了文前的这一幕。

  马尾张开怀抱拥抱你——日意格!

  冯宇雷 Caroline POURET(法)

  作者:

  冯宇雷 中国人,在读博士,现就读于法国利摩日大学,研究方向:跨文化间交流。1997年随父母移居福州马尾。

  Caroline POURET 法国人,硕士,毕业于法国利摩日大学“法国法语问题研究”专业

  脚注:

  1, Prosper Giquel, Comment on devient chinois., Monde chinois n°11 : Information & désinformation sur la Chine de François Guizot à François Jullien

  2, 陈季同 《中国人自画像》(THE CHINESE PAINTED BY THEMSELVES.)

  3, 4 百度百科:日意格

  5, À la mémoire de Prosper Giquel,... ancien officier de marine... : 1835-1886 Mémorial de Prosper Giquel, source gallica.bnf.fr/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书目

  Prosper Giquel,Comment on devient chinois.(《怎样成为中国人》)Monde chinois n°11: Information & désinformation sur la Chine de François Guizot à François Jullien

  Amiral Louis de Contenson et René Viénet , Qui se souvient de la première université francophone de Chine? (《谁还曾记得中国的第一所法国式大学?》)article du Nouvelobs-rue 89, du 02/03/2014

  À la mémoire de Prosper Giquel,... ancien officier de marine... : 1835-1886(《纪念日意格,...一个老海军军官...: 1835-1886》)Mémorial de Prosper Giquel, source gallica.bnf.fr/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陈季同《中国人自画像》(THE CHINESE PAINTED BY THEMSEL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