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溪边月

http://www.mwnews.cn  2018-10-18 15:49:56      【字号

  ○朱谷忠

  回到乡下几天,心身顿觉放松了许多。在城市生活所感觉的那种窒息憋闷,甚至那些礼俗客套,也被抛到九霄云外。不知为何,乡土总能让我变得柔和。

  这天晚上有月亮出来,明澄澄的,以一种无言的情态,引领我独自来到野外。我承认,我对月亮情有独钟,最初感觉是月亮的美,月亮的纯洁;后来感觉月亮有一种高峻的静寂与平衡,是地球无法比拟的。我还认为,人只有在月亮下独处,才会显得真实。

  现在,我就站在野外一处叫溪兜的溪边,呼吸着不杂一丝烟气的习习夜风,心无二致地观看月下的景致。这是一条在白天看去几乎透明的小溪,清澈的水质,眼下却被银色的月华浸润成一派幽邃浓碧。溪边长满了蒲草,草丛中有小虫的鸣叫,正与流水的悄响互致绸缪。两岸是排开的荔枝树,大都傍水而居,高大茂密的树冠,布满了繁枝密叶,但仍挡不住月光从枝叶隙缝中的流泻,晶莹的光斑洒了满地,又随着夜风的轻拂而荡漾。这种情景,一下鲜活了我童年时的生活片断。静寂中,我把双手并拢在嘴边,朝着幽暗的荔枝林“ 欧――”了一声,却不见当年的伙伴从树杆上跳下,怀揣偷摘的荔枝朝我奔来;只听见悠悠的回声,把一只松鼠模样的东西吓得从我眼前一窜而过,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月光在头顶照着,温煦、恬澹,但又异常妩媚。我沉静一下内心,顷刻就感受到月光中似乎蕴含着一缕缕摄人心魂的细细幽情。这是我以往也曾多次体验过的奇妙的感觉。于是我无法抑制地、恣情任性地望着月亮,仿佛看见一个在绛英瓣瓣中移动脚步的俊美的女神。她白皙又丰满,灵动又欢愉,那圣洁的光芒,正是从她的身上息息透出,又洒满人间的。这样的光,像梦,也像音乐,只有与她真情对视中的人,才能感受到光芒中那无边无沿的生动。只是,这样的梦和音乐洒落下来,又会化成一种蒙蒙的银白色,以一种深厚的意愿,一种温柔的情愫,去编织山川河流、田园树木和百草万物。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轻柔的月色,常常能唤起一个人生命历程中的一段回声。

  薄雾慢慢地出现了,优雅的月光,把它染成一匹匹轻纱,在溪面和林间缥缈着。远处,隐隐传来睽违已久但又熟悉的声籁。我知道,时候不早了,应当回去了。可我又不愿移开脚步。就在这时,我忽然感到腿脚传来一阵惬意的酸痛。半晌,方悟这正是月下站立太久的缘故,于是慢步返回。一边走,一边想,偶尔返乡,能遇如此美妙的夜月,能有如此美妙的夜行,于我说来,实已足矣;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能再回乡居,再遇这样的夜月,再溶一个真实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