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法国人的“中国梦”

http://www.mwnews.cn  2016-05-10 23:31:03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历史的长河源远流长,诞生了150年的福建船政在这其中只似沧海一粟;然而,这150周年却改变了中国近代史的走向。福建船政从百年走来,留下了许多宝贵的史料,但还有不少资料还湮没其中静待挖掘。41年前,法国友人魏延年循着他的法国“老乡”日意格的脚步,收集到遗落在法国的船政史料,他打开了一段船政文化尘封在法国的历史,重新串联起了中法之间的关系链条。

  2016年5月6日,法国友人魏延年第10次来到熟悉的马尾,这一次他带来了日意格古堡内的一批珍藏书籍和照片影印资料,这些封存了百年的资料有些还是第一次面世,但在今年底,它们都将展览在船政学堂内,揭开更多日意格与他的中国朋友们相处的记忆。40多年来,这位法国友人一步步走近日意格,被他感动,受他鼓舞,为他继续延续着一个法国人的“中国梦”……

  《太平战争的日记》里一个精致的学堂

  今年72岁的魏延年退休前是法国核能专家,长期在台湾工作,太太是台北人。

  1944年,魏延年出生于法国的一个港口小镇,小镇似只有巴掌小,困不住总想走出去看看的他。当时在巴黎,他所能报考的大学只有7所,魏延年最终选择去东方语言学院学习中文。

  1964年,他开始学习中文,研读中国历史,也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中文。“我在日意格写的《太平战争的日记》认识了一个精致的现代化学堂,我很好奇这个大洋彼岸的船政学堂究竟是什么模样,为什么法国人会在国外教书?很明显,这种好奇是一种缘分,但遗憾的是很少法国人对此感兴趣。”

  1975年,魏延年为了研究20世纪的文学历史资料,一边在巴黎大学教中国历史,一边成立了一家读书馆,在读书馆里他结识了一位卖亚洲书籍的老店长——布朗先生。原来,布朗先生的祖父正是当时在船政学堂教授英语的老师,这对“忘年交”时常在读书馆里讨论从未谋面的船政学堂。

  魏延年了解得越来越多——1866年的马尾,一片泥滩上,日意格参与设计和建设马尾造船厂,在当时的马尾造船厂旁边,同时建设起了一座后来影响中国近代史的新式学校——船政学堂,日意格带着五十多名法国工程师、教师全身心地投入到马尾造船厂、船政学堂的建设和教学中。

  有一天,老书店的店长布朗先生打来电话:“我这里有一件东西你肯定会感兴趣。”当魏延年到达书店时,出现在他面前的恰是1866年正在建设中的船政学堂老照片。“那份欣喜至今不知道怎么表达,就像是见着自己的女朋友了!”魏延年回忆道。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那段历史,但是年少的魏延年已经被牵引着来到马尾。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像一个神奇的木箱,收纳着那时的人与故事。得以存留下的老照片背后,到底演绎着的是一段怎样的或生动或平静的故事?这才是令魏延年最为之动容和向往的地方。

  造船厂里觅“知音”

  1975年起,魏延年便一直四处奔波收集有关日意格以及福建船政的资料,“一定要去福建看看船政学堂”的梦想也一直没放下过。

  2006年,魏延年来到了福州,他与友人杜立言谈起了心中的那个学堂和造船厂,此时,离福建船政创办140周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如现在就去找找?”杜立言的提议让魏延年欣喜不已,俩人带上一批从法国专程带来的老照片登车就走,这一次结果并没有让魏延年失望。

  “第一次站在百年船厂的门口,除了震撼还有许多感动,挪不动步子。”魏延年说,时任马尾造船厂党办主任的林樱尧接待了他们,两位多年来一直为船政文化研究默默做出贡献的中法学者相见恨晚。

  林樱尧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在三楼小会议室桌面上,魏先生把照片一张张排开,仅是瞥了一眼,我的心脏就快速跳动起来。在众多照片中,有不少是我第一次见到的船政早期厂区基建、新船制造、马江海战后的情形和马尾地貌的照片。照片极为精致,清晰地再现了一百多年前福建船政的状况。”

  林樱尧告诉记者,发端于19世纪60年代的中国造船工业曾留下不少文献资料,但图片却不多见,而早期木壳船建造阶段的生产照片,更是鲜见。“可以说,魏先生带来的照片反映了船政的早期建设和船舶建造,对于研究近代中国的造船史、海军史、科技史都有着极高的参考价值,甚至是填补了图片资料的空白。”

  瞧着魏延年带来的老照片,林樱尧心动不已,他委婉地向魏延年表示,希望能得到照片。但魏延年却有另一番考虑,他认为带来的照片质量不高,待回到台湾后会整理出更清晰的照片,三天后会将所需的照片通过电子邮箱全部发来。

  “真的会如期收到梦寐以求的照片吗?”林樱尧笑言,起初自己并不是特别相信。六天过去了,邮箱里空空如也,正当他感到失望时,杜立言打来一通电话,说魏延年将于第二天傍晚带着制作好的放大照片版面从台北飞来马尾。

  原来,回到台北后,魏延年考虑到通过邮件传来的照片清晰度不够,于是他请人用数码高保真还原照片技术进行制作,一共25幅。原以为魏延年可能会出高价售卖照片,不料,第二天林樱尧却收到了一份赠送协议。

  “这份协议书着重强调两点:一是要求这些照片要放在船政轮机厂长期展示。展板由我方负责;二是版权归魏延年先生所有,第三者要使用必须经过他的同意,并在照片上注明‘魏延年提供’的字样。”林樱尧解释,魏延年之所以特别做出强调,是担心人们辗转翻印,使照片的质量下降。“整个协议没有涉及要支付费用的内容。我非常感动,他是个令人钦佩的‘无私奉献’的法国友人。”

  “中国梦”在延续

  这次意外惊喜的见面后,魏延年回到了法国。他想到要寻找日意格的后人。

  魏延年来到法国国家档案馆翻阅通讯录,然而他发现在法国以日意格为姓氏的人非常多,以至于让他无从下手。但他转念一想,日意格夫人的姓氏却是少见的,整本通讯录里只有5人。2011年,他分别给这五个家庭寄去信件,而后静待佳音。事实证明,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几天之后,他收到一封来自古欣夫人的来信,而她也正是日意格夫人的后人。

  魏延年受邀去到了古欣夫人的家中,“她家中挂着的三米多的日意格全身油画像,画中的日意格身穿西式军服,外披慈禧太后赏赐的黄马褂。”在那天,不少日意格的后裔也都闻讯赶来,听魏延年说日益格与福建船政的故事,看魏延年带去的马尾船政古迹照片。看到有人研究先人,这也让原本不大联系的家族频繁地互动起来了。

  听说先人参与创办的福建船政,至今还保留着大量古迹,而且仍在大批生产先进巨轮,日意格的后人个个心驰神往,古欣夫人说:“我们从此有了一个梦:到马尾去!”

  让魏延年高兴的是,在这次互动后,日意格的家族带魏延年参观了古堡,并拿出了一个年代久远的行李箱,在这里面装满了船政时期的珍贵照片和资料,还有属于日意格对福州、马尾的回忆。

  5月7日,魏延年留下带来资料,只身一人飞回台北,临行前他与记者说道:“我相信,在那个年代,日意格有一个‘中国梦’,那就是帮助左宗棠建立起远东第一支海军,培养一批优秀的船政学子;而现在,我循着日意格的脚步走来,与其说延续他的‘中国梦’,不如说我是单纯想让日意格被更多人知晓和了解,让中法两国的文化交流和友谊更加久远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