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印象花木兰

http://www.mwnews.cn  2015-11-26 10:51:10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陈晓燕

  我想,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花木兰。也因此,这个女子才能穿过魏晋的高山流水和门阀之争,穿过封建王权和男尊女卑的思想桎梏,穿过凄风苦雨的清末民国,穿过红色中国的不屈奋斗,没有屈服于男权,没有消弥于历史,如一缕清歌,绵延至今,存于少年的书案,存于世人的记忆和灵魂。

  我想,人人心中的花木兰总是相同的,相同的家国情怀。当山河破碎,家不得安时,不分身处何方,不论老幼妇孺,但能尽绵薄之力者,皆能同心同德,共御外辱。因为我们华夏数千年,自来懂得家国天下总是一体,自来懂得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于是,战火纷飞中的画面里,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万人敌,也有投笔从戎的文弱书生,更有不让须眉的女红妆。许是泱泱华夏,人们更理所应当地认为,残酷而血腥的战争不该让女子提枪上阵,或许是世俗间更习惯于刻画“三从四德”的女子形象,于是,花木兰便如此独特而又清晰地融入我们的民族记忆,于千百年间,独成一道风景。

  我想,人人心中的花木兰又总是不同的,不同的性格形象与个人感悟。“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的木兰,她自小是喜欢舞枪弄棒的假小子呢,还是一个懂得贴补家用,善于女红的小家碧玉呢?“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的木兰,是否不甘于自己的女儿身,还是只是因为“阿爷无大儿”而不得不勉力上了战场呢?“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的木兰,是几分的胸有成竹,几分的心怀忐忑呢?“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的木兰,当她第一次见到杀戮时,她该是有过害怕的吧,当她看到同伴的身死时,该是愤怒的吧,当她在这样的战火中硬扛了十年,又该是怎样的坚忍与顽强呢?解甲归田的木兰,有几分是不能见容于朝堂,有几分是孺慕亲人,还有几分是倦了累了呢?甚而至于,这十年间,她又如何能在军中护住自己女儿身的秘密的呢?林林总总,这样的一个木兰,喜爱是肯定的,心疼也是肯定的,但喜爱而又心疼的木兰是何样的姑娘,人人,都有自己的定义。

  当然,五千年的华夏,自不只一个木兰。翻开史书,于不期然间见到这样的女子,其中有忠贞侯秦良玉因其功勋卓著见于史书将相列传。听于市井,更是有杨门女将的动人故事。万邦来朝的盛世中华,女子可以安于家室,相夫教子;风雨飘摇的战争年代,女子同样可以抛头颅洒热血,护国卫家,不让须眉。若是木兰能言,她必不希望遇到杀戮,她只会希望家国平安,现世安稳。但是遇到了,再难也要挺身而出,这便是“家国兴亡,匹夫有责”,女子同样要有担当。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这时的木兰,我愿她是心下安然,眉飞色舞,终于忠孝两全,活回自己。也愿我中华儿女,于这东方一隅,自强不息,再不受欺凌,再不受磨难,人人各得其所,于自身能力所及为国为家奉献心力,和平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