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与书相恋别样情

http://www.mwnews.cn  2014-06-05 09:47:51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黄俊

  提及与书之恋的殊途,缠绵难割的往事总是在不经意间闯入我的脑海。我的少年时代是在湖南省一个幽静偏僻的小山村度过的,那里给我留下了一辈子都刻骨铭心的记忆。

  那时候,父亲从部队转任一家国企的领导。部队历练出来的工作习惯,促使他常年坚守岗位,难得回家探亲一次,每次都会给我带回许多好书籍。当时,母亲在繁杂的劳作之余,常常还要使出浑身解数来教育膝下年幼的子女们。母亲年轻时曾任娘家的学校教师。但由于时局变化的缘故,自身没有多少高深的学问,就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孩子身上。因此,孩童时代,观赏《五鼠闹东京》、《封神演义》、《地道战》等连环画,还有父亲常看的《华南民兵》、《生产简报》,成为了我的“家常饭”。

  一个人静静埋头书海,读着心爱的书籍或篇什。其间,可以穿越时空、邂逅经典,可以恣意长啸、尽情歌哭;沉浸其间,可以享受逍遥,可以心游自在。昏光如豆的油灯下,迎来送去无数个不眠之夜。

  如今思量,母亲的的严格要求,培育了我吃苦懂事、爱看书学习的良好习惯。长大后,母亲的敦敦教诲更增加了我对书的迷恋。记得上初中时的一天深夜,由于被巴金代表作“激流三部曲”之一的《家》中生动的情节所陶醉,时而为“高老爷”的霸道而义愤填膺,时而为觉慧的软弱而扼腕叹息,更为鸣凤的不幸遭遇而潸然涕下……我看得非常入神,尔后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突然,我被一阵喧闹声吵醒。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睡着之后,将油灯碰翻在床上,引燃了蚊帐和被子,幸好母亲半夜及时发现情况不妙,奋力将大火扑灭,避免了一场发生火患的意外。

  再后来,自己有了可以支配的零花钱,特别是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我便更加不要命地订书、购书,几乎所有能够插脚的地方都是书的天堂,同时用近乎抢时间的速度读书、看书,做笔记写文章,将自己的情致置于汲取知识养分,以及撰稿倾诉之中。那时,是书为我开拓了更加崭新的人生道路,拓展了更加鲜活的人生领域,丰厚了更加深邃的人生内涵。在墨香的濡染中,我为之如痴如醉;在与文字亲昵中,我为此忘情忘己。在我眼里,爬格子的艰辛变成了愉悦,写稿件的劳累变成了快乐。正因为如此,在读书的过程中,逐渐凭借自己的努力付出,由簇簇起步开始,到出版自己的文学作品集,再到成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不断收获累累硕果。如今,回想起来,我认为是书让自己掌握知识学到本领,走向成熟,成就了我的事业,让我在传道授业及其他的平凡岗位上建功立业,无怨无悔。

  有人曾说,我是晚慧之人,才情有余,情商不足。闻之,感觉此番形容颇为贴切、精到。事实上,这些年因为对书的过度迷恋,为己建构了一个“理想乌托邦”而不能自拔,潜居宇内能够舒愤思、释深情、明哲理,能够抛却酸苦爱恨,尽享精神羹肴。以至于使自己成了“一介书生”,甚至误了情场、娱场,抑或宦场。不过,此生坚信:与书为友,乐而忘蜀;与书相伴,此乐何极。与书相恋,风情别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