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寂寞抖碎了月光

http://www.mwnews.cn  2014-06-10 09:09:32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叶玲燕

  “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画间透过思量,她眷恋,梨花泪,静化红妆等谁归……”,这是《卷珠帘》中的歌词,暗夜里听,仿佛看见伊人于寂静的夜光下,轻化红妆,执着等待那明知不会响起的夜月马蹄声,簌簌落下的,是深深的寂寞,和“胭脂泪留人醉”的旧时诗句。听得你透心清冷,幽幽惆怅如缕缕夜香,无声无息漫上心头。

  夜静谧,窗纱微微亮,谁免得了寂寞啊,古时幽闭闺阁的名媛贵妇是寂寞的,狱中监禁的囚犯是寂寞的,他们的寂寞是看得见的,是为环境所迫的。古寺青灯的僧尼是寂寞的,两耳不闻凡间事,两眼不见凡间人,也许他们的寂寞叫平静与木然更好,他们的心已对尘世封闭,甘如一粒尘埃,落在佛的脚边,这种寂寞也是显性的,但却是自愿的。

  而当今世界,更多的是纷纷扰扰的人世间,你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的寂寞,就算是同处一室,也不得不隐藏内心真实感受的寂寞,在茫茫人海的拥挤中,心却空荡荡的寂寞,长夜孤灯下,一遍遍拿回忆当慰藉的寂寞,它也许隐藏在客气的笑容后,挥散在香水的气息中,闪烁在珠宝的光彩里。

  为什么会寂寞呢?寂寞分身体的和心灵的,谁也不喜欢寂寞,谁都希望有温暖的陪伴,有美好的情感寄托,让内心充实,继而感到生命存在的欣喜和意义,而这种陪伴和寄托,可以是普济苍生的大爱,可以是为理想不懈追求的孜孜不倦,但只要是人,白昼跨出家门,投身社会,心里装满工作,夜晚回家,也一定渴望孤灯如豆的等候,况且我辈大都凡人,只希望今生有关爱有呵护,温暖我们疲惫的心灵,伴我们在孤旅中前行。

  特别是在霓虹闪烁,夜夜笙歌的当今世界,地球已经太拥挤,身的寂寞已不太可能,心的寂寞才是寂寞.心的寂寞大多因情而生,情中最伤人心的总是爱情,一段远隔千山万水的思念促生寂寞,逝去在时光里永不再回的爱情最是寂寞。“你的影子剪不断,你的笑容已泛黄,独留我孤单神伤”,正因为爱情有着无与伦比的美好,失去它才会这样让心掏空,这种沉浸在逝去中的不肯出来,已成“执念”。

  “执念”是佛家用语,指对事物坚持不放,不能超脱,当然,最典型的“执念”必定是“情执”。曾记得有哲思的文人把人间分为四届“佛、仙、人、妖”。何尝不是如此?每个人都是戴着人的面具的“佛”、“仙”和“妖”,不过他们对待“执念”的态度不同而已,佛的主张是“放下”,因为佛已彻悟人生,可以微笑地俯视人生,可是“放下”是因为曾经的“执着”,若是没在人间经历百般磨难,苦苦挣扎在爱恨情仇的漩涡里,又何得大彻大悟,上了云端?仙子的“执念”只能深深禁锢在内心里,他们必须是一群逍遥自在遨游在孤单仙界里的冰清玉洁呀,天帝给他们规定了许多清规戒律,他们对人性欲念渴望的“执念”必须深埋心底,若是熬不住这份寂寞,你看,七仙女和董永,牛郎和织女就是他们的下场。而“妖”呢,是一群最勇敢的生物,他们只听凭内心的感觉,敢爱敢恨,敢作敢当,无所顾忌。生命如此短暂,为什么不珍惜这如春花一现的美好?“享受当下,尊重本性”是他们的集体口号,他们是“执念”最深的生灵,当妖一旦羡慕上了人的优雅,渴望上了美好爱情,你看白娘子,愿意放弃千年的道行,只愿做凡间会渐渐衰老的粗衣陋食的好妻子好母亲,善也因爱情,恶也因爱情。

  写到这里,觉得奇怪了,越界下凡的仙女,不顾一切爱上人类的妖,怎么清一色全是女的?是因为女人太倚重情感才能生存?还是因为这些社会规则本身就是根据男权需要来制定的?但必须承认,“执念”往往扰乱了规则,情感的不守规则会让理性的世界大乱,就像水漫金山,生灵涂炭。

  可是倘若放下“执念”,随遇而安,随波逐流,有意思吗?尤其是爱情,千古最美,多少诗词歌赋从中流淌,多少戏剧文章从此流芳,没有执念,哪有人类生生不息的美的传承?如果说美好的情感是执念,那与其放下执念,做一个空心的佛,或是,长夜孤灯下把自己幽闭在执念的寂寞中,含着泪光微笑看花开花落,生命渐渐老去,留一个仙人清冷的背影,不如,做一回妖,用尽毕生修炼,轰轰烈烈冲向那层阻隔,以绚丽的色彩,镌刻生命的破碎!

  这样,生命走过,总不至于了无痕迹,至少,侧耳倾听,是谁?在岁月深处轻轻唱:“看流水兮落花殇,谁在烟云处琴声长”。

  时光里,伊人徐徐憔悴。寂寞,落了一地,像抖碎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