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阳光里的断章

http://www.mwnews.cn  2019-02-28 16:56:57      【字号

  ○颜珏

  “Memories,lightthecornersofmymind.”(《THEWAYWEWERE》往日情怀)

  一

  爱是琥珀。

  将最美好的感受封存起来,千百年后仍有人惊叹它的美丽。

  回忆是养料。

  就像一朵枯萎的鲜花,因为有人投射了目光,可以重新生长起来。

  触动人的,从来不是故事完整的要素。是瞬间的光和影,是那天的风,那天的笑,是那天的心跳一起编织的乐章。彷佛神谕一般。

  二

  小学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个转学生。

  他讲普通话,有营养不良般的黄色头发,在元旦联欢会上唱“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他很幽默,同桌的日子有了哲学意味,我第一次感受到时间可以过的比平常快,每天盼望着上学,日子不经意间就过了。

  讲普通话的我的同桌是借读,一年之后就回去了。那天早上我站在早晨的阳光里,灰尘清晰可见。在疮红色的瓷砖缝上跳格子,心里好像掉了什么东西。极力去记忆着失去的东西的名字,却数不出。妈妈叫我上学,我答应着。叫了很多次没挪步。妈妈啰啰嗦嗦的唠叨着,我不做声。从此,我的学校再也没有江志平。

  三

  年轻的时候,总在感受到心动时,就已经将世界揣在自己的口袋里。中学时,语文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我站起来,一时之间没有答案,气氛混乱了起来,下意识的往左边看,班长露出两颗小虎牙,额前的一撮刘海在初秋的微风中发出细细的金光。含情脉脉的。回忆起来总让我想起冯唐的诗:

  如果你是植物,我的目光就是水。

  四

  博尔赫斯说:一个人进入暮年,会有很多回忆,但经常自动浮现于脑海的,大概也不会很多,这当中会有一张年轻的脸,和这张脸引发的灿烂的记忆,这张脸不一定属于妻子,不一定属于初恋情人,它只属于瞬间。

  “Mistywater-coloredmemories?ofthewaywewere.”(《THEWAYWEWERE》)

  美丽的年华会逝去,就像不善珍存的水彩,逐渐褪色模糊。但是就算满头白发,满脸沟壑纵横。想起来依旧柔情荡漾,在那天的阳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