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副刊 >> 正文

生命的价值

http://www.mwnews.cn  2015-07-30 10:52:33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易水

  白桦很美。黑白相间的树干,小而密的树叶,嫩绿的,是俄罗斯画家库因芝的白桦树给了我这种印象。

  那是在一个闲逛的早晨,我在哈医大二院见到了白桦,大约有近百株,那么一小片,我细细地欣赏起这片林子。

  白桦树干的白是多种多样的,准确地说是多种多样的灰,偏蓝的,偏紫的,偏绿的,偏黄的,偏红的,在阳光的照耀下,受光面的淡黄和避光面的蓝紫,组合了色彩的音响。那黑也有深浅和不同颜色,配合着白色,表现出色彩的层次和稳定。我被白桦美丽的色彩关系迷住了。

  就在我为白桦拍照的时候,一对坐在树下的老年夫妻说话了:“你喜欢白桦?”

  我说:“是啊!白桦很好看。”

  “可我们不喜欢。我们喜欢榆树、杨树和柳树。”老夫妻的话让我纳闷,不解。

  果然,在哈尔滨常见的多是榆树、杨树和柳树,树干粗,枝丫多,树冠大,遮盖一片荫,抵挡一面风。看这些榆树杨树柳树粗壮高大的模样,揣摩着也有几十年或上百年的岁数了。再看那些种植在公园、植物园和居民区的白桦,纤细白嫩,好像是经不住北方的风雪摧残,有些已折了枝头。

  在城市里,白桦是观赏的景观树。

  在大兴安岭,在漠河,我看到了白桦,那是整座山的白桦。它们长在山坡上,披着阳光随风摇晃;它们立在河边,把娇媚映入水中;它们拥挤在一起,用绿色包裹了山石和泥土。听当地人说1987年的那场火灾,烧了漠河多个林场,留下的只是烧焦的树桩和树干。20多年过去了,漠河的林场漫山遍野都是树,长得最快的是白桦。

  在大兴安岭,白桦是速成的经济树木。

  出乎意外的是我在五大连池火山景区再次看到了白桦。

  五大连池方圆几十平方公里耸立了七八个火山和一片片黑呼呼的熔岩石,以及由岩石堰塞的湖泊。

  乘坐去老黑山火山口的游览车前行,车窗外的景致也由茂盛的玉米地转换成黑呼呼的火山石和夹在石头缝里生长的杂草和黄花。向前进,渐渐地多了些歪歪斜斜,弯弯曲曲,高不过2米的树,导游说那是火山栎,是能在火山熔岩里生长的树种之一。

  车越来越接近老黑山火山,树木却越来越密,而且越来越嫩绿,仔细地看,火山栎的后面是白桦,火山坡上也是白桦,除了多数直立挺拔的,还有一些弯曲倒斜的。

  我四处张望,看见了在火山脚一片黝黑黝黑的熔岩石海边,有一片白桦林,似一道绿色的屏障阻挡着翻滚而来的熔浆,掀起一波波黑色的浪花。在白桦和熔岩石海的接合处,清晰地划了一道界线:一边是黝黑黝黑的石头,火山熔岩毁灭了生命。另一边是葱郁的白桦,生机盎然地生长在极端的环境中,庄严且美丽。

  我看见了,在陡峭的火山坡面上,白桦或直立,可斜靠,或几株,或成丛,相互偎依着,拥抱着,背靠断裂的石缝,错位的石崖,一层层重叠,一队队排列到山顶。像是战士,守卫着脚下的岩石和尘土。

  我看见了,火山湖边的岩石上,站立着几株白桦,娇媚的身姿,稀疏的枝叶,呼应面前的湖面里同样娇媚的身影,稀疏的枝叶,永远地停留在一幅优美的画面里。

  五大连池的白桦,是能在火山熔岩里生长的树种。

  我敬佩白桦,无论你生长在那里,都有你长在那个地方的价值和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