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驳日意格“门外汉”和“间谍”说

http://www.mwnews.cn  2015-04-16 14:32:14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黄柽

  日意格(1835年--1886年)是马尾船政正监督,对船政事业作过重大贡献。可是,有人却贬低他是“门外汉”,甚至诬蔑他是“间谍”,令人气愤难平。这不仅是对日意格个人,也是攻击光耀青史的马尾船政事业。

  驳日意格“门外汉”说

  日意格出生在法国布列塔尼大区的洛里昂市,自幼家庭贫寒,勤奋好学,涉猎颇广,尤其对造船、驾驶深感兴趣。他22岁时成了法国海军上尉军官,随军来到中国。1862年7月,法国海军军官勒伯勒东等募集华勇二千多人,组成中法混合的“常捷军”,日意格任副统领,在协助清浙江巡抚左宗棠镇压太平军时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不久,常捷军被解散,日意格被左请入军中。

  当时中国落后挨打,急需建立海军,捍卫领海。左宗棠请日意格促成中法两国合作,帮助大清建设海军兵工厂。日意格首先争取法国海军界的理解和支持,进而直接上书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并与之见面面禀。于是法国政府改变不支持中国办船厂的立场,同意日意格以官方身份参与福建船政工作,准予派遣技术人员及出口机器设备。

  1866年8月,日意格随同已升任闽浙总督的左宗棠来福州为设厂造船选址。日意格高瞻远瞩,从设厂造船必须考虑的政治、军事、经济、地势、原料、材料、燃料和人力资源来判断,认为选址福州马尾有七大好处:第一,福州闽江口多山,军事上易守难攻;第二,马尾离省府很近,容易使高级官吏对船政的兴趣与支持,尤其是左宗棠为闽浙总督,便于自己监督照顾;第三,闽海关在附近,经费容易筹措;第四,马尾海口水位较深,凡吃水22英尺至23英尺的火轮船都可进口;第五,福州附近的大田县有品味达45%的褐铁矿,造船所需钢铁可以就近取材;第六,邻近的台湾产煤,便于炼铁;第七,福州拥有造船所需要的具有传统造船技术的工人。左宗棠采纳日意格的意见,勘定马尾中歧山下濒江民田为建厂基地,同时接纳日意格建议在马尾造船厂附近举办马尾船政学堂。

  1867年,马尾船政聘日意格担任正监督。在船政初创时期,日意格不辞劳苦,屡赴法国及东南亚奔波为船政采购机器设备和原材料。日意格从法国招募50多名法国工程师、教师全身心地投入到马尾造船厂、船政学堂建设。他把以往学到的海军知识、舰船的建造技术,毫无保留地教给他的学生们和工程技术人员。日意格懂得汉语,1866年主持编写了中国第一部《法汉词典》,促进中法两国语言文化的交流。

  日意格统揽头绪万端的大小事务,调度得法,仅一年多便造出了中国第一艘千吨级轮船“万年清”号。自1866年至1874年,其政绩主要有:筹建了第一座近代化的船舶修造厂,建造近代舰船15艘(军舰10艘、商船5艘),其中所建造的1560吨级的兵船巡洋舰“扬武”号,相当于国外二等巡洋舰水平。这些成绩,超过同时期也与法国合作、创建在日本横须贺造船厂的速度与质量。

  日意格也关注船政学堂的建设,从制订教学方针、选配教员,全面落实教学计划。1868年,日意格还编辑第一部法中工具书《福州船政学校常用技术词典》,便于中国学生学习技术。1874年,合同期满后,日意格留任留学生的洋监督,促成、安排、带领船政学生到法国、英国留学。

  日意格功绩大,月薪高达1000两白银。清政府还给了他诸如赏一品提督衔、花翎、穿黄马褂、一等男爵、一等宝星等荣誉。如果日意格是“门外汉”,能够得到如此的褒奖和殊荣吗?

  驳日意格“间谍”说

  1883年,法国以越南为基地侵略中国,引发中法战争。战争在半小时内摧毁了大清福建水师11艘舰艇,海军将士伤亡700余人。这十几艘战船承载着日意格的全部心血,辛勤汗水,与他挚爱的将士沉入他魂牵梦绕的滔滔的马尾港里。这是历史事实,有案可查的,说日意格是马尾海战的“间谍”,显然是诬蔑之词。

  至于对生产“兵商两用船”攻击日意格是“间谍”,也是无稽之谈。其实,马尾船政是清廷直属机构,由皇帝直接控制。《马尾造船》2002年连载中提到:“船政初期生产的1~6号轮船多是兵商两用或商用轮船。同治十年(1871),皇帝批准船政自第7号起改为生产兵船。”

  我认为,日意格非但不是间谍,更是中国开始工业化进程中真心帮助中国人的“盗火者”,把法国珍贵的造船、驾驶等技术全盘地拿来传授给马尾船政学生和工程技术人员。

  中国是礼仪之邦,日意格去世不久,清廷出于对日意格的感激与怀念,雕塑一尊日意格半身塑像,托专人带到法国,作为礼物送给了日意格的家人。2014年10月19日,在北京法国驻中国大使馆内,法国外交部长法比尤斯携女友—法国旗帜基金会主席马尚·贝莱女士将一尊法国人复制的日意格的塑像赠马尾。2014年10月23日,在马尾船政文化博物馆举行日意格塑像安放揭幕仪式。140多年过去了,日意格又回到了他的第二故乡—-中国马尾。福建马尾人心中从来没有忘记他!他的功绩和塑像印证中法两国人民友谊源远流长!

  以上事实,论证贬低和诬蔑日意格之词,应该全部推倒。我认为文史作家对历史人物的评价要特别慎重,特别是“门外汉”、“间谍”这些对一个人一生贡献、操守的字眼,要言之凿凿,不能信口开河,以讹传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