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本地要闻 >> 正文

听依伯讲抗战的故事

http://www.mwnews.cn  2015-09-01 23:48:39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又至抗战胜利日。74年前的硝烟已经散去,但74年的伤痛还沉埋在不少经历八年抗战的老人心中。1941年,日军践踏着马尾这片原本平静的土地,八年抗战中,马尾共被日机轰炸107次,炸毁房屋178间,死伤291人,被奸淫的妇女和被拘充当劳役的民众更是数不胜数。

  74年来,马尾百姓不曾忘记历史,有人数十年搜集史料,希望后人不要忘却历史;也有人谈起这段回忆眼含热泪、激动不已……

  日军一来 闽安就变成“鬼村”

  86岁的杨贤新是闽安村人,他见证了日军两次侵略闽安的种种暴行。

  1941年4月下旬至8月,在日寇铁蹄下,闽安镇商店关闭,百业凋零,变成人间地狱。日军第一次侵略闽安时,杨贤新才11岁。“当时我还在念小学,起初日军还未到闽安,几乎每天都有日军的飞机飞过,从飞机上还散落下许多宣传“大东亚共荣圈”的单子。日军的飞机一来,课就没法上了,大家赶紧逃跑回家。”

  在杨贤新记忆里,日军第一次到闽安是“来势汹汹”。“大约来了500多人,一个营的兵力,就驻扎在村子里。”村子里,所有能被日军看得上的都没能逃过“魔爪”,包括7个妇女。“因为害怕,我们一家6口躲到了半山上的舅父家,日军一来,闽安就像是变成了‘鬼城’,空荡荡的几乎看不到人影。”

  日军在北坛和迥龙桥桥头都设立了岗哨,要求经过的村民都要鞠躬哈腰,稍有反抗的就挨打,有的直接被杀死。“还有些日军看不顺眼的村民被罚跪在北坛旁的茅坑里,那些日军就看笑话一样指着他们哈哈大笑。”杨贤新愤怒说道。

  1944年9月,日军又一次来到闽安。这一次他们仅有五六十人的兵力。“一天半夜,游击队员到日军驻扎的城隍庙‘摸岗哨’,不料岗哨没探到,却被日军发现。日军抓了村子里五、六个高个子村民绑在校场,认为他们是游击队员,要杀光。他们还在城隍庙上打出6枚60炮炮弹,炮弹直接落在了农民的田地里……”回忆到这些,杨贤新摇摇头激动得好一会儿没说话。

  1945年,日军要撤出闽安。这一次撤退让杨贤新记忆犹新。“这次日军的撤退因为走陆路,害怕遇到伏击,所以他们选了许多百姓当人质,一个日军旁边都有两个‘人质’做掩护,他们掺杂在日军中间,掩护日军离开。”

  随着抗战胜利,闽安又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杨贤新却一直给到家里来访的客人讲述日军侵略闽安的暴行,他希望后人能一直记住这段历史,记住屈辱的过去,珍惜美好的现在。

  村民不肯给日军当向导 被当场砍头

  刘金利今年86岁,琅岐龙台村人。他对抗战的记忆要从日军的炸弹说起……

  1939年,日军的飞机就一直在琅岐上空盘旋。当年11月,日军投下的4颗炸弹炸死了5个龙台村村民。“飞机一来,我们就躲到龙台山上的防空洞里,年届四十的母亲带着我兄弟姐妹三人,买了一包干粮就往山上跑。弟弟妹妹当时还小,还需要我们背着,每一步都害怕得很,就担心死在半道上。”刘金利连连叹气道。

  找小海归来的村民梁诗仁回家后甚至找不到自己的老婆,“都逃跑了,留下的妇女只有一个下场……”刘金利回忆说,梁诗仁找了几个兄弟一起上山找寻妻子,刚好遇到日本人在追一个妇女,他们一气之下捡起石头砸日军,被日军当场强杀。

  “记得那天天气很好,晚上还有月亮,村民互相转告着梁诗仁被日军打死的事,因为害怕盛怒下的日军报复村民,一夜之间,一千多号人的村子都空了。过去,日军都穿长筒的皮靴,走起路‘咵咵’作响,听到声音我们就知道‘鬼子’来了!”

  刘金利告诉记者,村里有个叫欧阳的村民,日军要他当向导找妇女,一心守护村民的欧阳毅然决然地拒绝,最终被将日军抓住把头按在门坎上当场砍头。“日本鬼子的手法非常残忍,一直到现在我都忘不掉……”

  过去的中国太软弱,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持久和平,希望年轻一代努力学习,为建设祖国、保卫祖国出力,让我们国家成为世界强国。”虽已年近九旬,但刘金利的话语却依然清晰有力。“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即将举行,我觉得这非常重要,最好的纪念,是对民族历史的敬畏与尊重,对抗日先烈的追思与祭奠。”

         记者 林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