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马祖旅游 >> 正文

一段静好的时光之旅

http://www.mwnews.cn  2013-11-22 17:05:42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马祖北竿芹壁村海岸边,有片光滑细致的卵石海滩,粉橘色与灰白色的花岗石,将海洋都映照得粉嫩温柔。在每一个群星粲灿夜里,在每一个风和日丽的白天,这里的温情、这里的故事芬芳了你我一段静好时光。

  白色的灯塔矗立在蔚蓝的大海上。本报资料图片

  马祖民俗文物馆楼道中精心布置的彩灯。

  北竿塘岐村入夜后的街道。

  千年前,陶渊明千里远行,寻遍天涯,终于在山的深处,遇见遗世独立的人间桃花源。而今,它就在闽江外,离我们几十海里外的蔚蓝海上。马祖,这座海上桃花源,纯净无瑕的海洋与沙滩、深厚丰富的人文景观,日日夜夜、静静谧谧地等待着你我的踏寻。

  拾掇海边房子听涛声

  去马祖的路途上,我们遇到了不大不小的风浪,把我们摇得晕晕乎乎的。一上岸,当我们亲眼看到这座新奇的小岛时,头脑立刻就清醒了起来。马祖岛上林木茂盛,到处种着相思树和木麻黄。道路十分的清洁,就像海风也在帮忙似的,把整个海岛拂得一尘不染。空气里似乎不着尘埃,心境也仿佛透明了。

  1994年前的马祖,是个神秘的军事重地,长期以来,驻军一直比当地的居民多。近些年,随着驻军的减少,马祖人开始认认真真地经营起自己的家园来。他们把目标放在发展观光业上。而发展观光产业,马祖显然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马祖空气清新、环境优美,长期遗世独立,没有工业污染。马祖人不仅在岛上种了大量的树木,还立下乡规民约对树木进行保护,如今无论走到哪里,马祖列岛都是林木葱绿,就像一个天然的大公园。没有人为的破坏,使得传统的闽东石屋和聚落能够完整的保留,至今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勤劳智慧的马祖人开辟了无人岛为生态保护区,因此曾被世界上疑为已经灭绝的黑嘴端凤头燕鸥就在那里生息繁衍;改造军事遗址,把碉堡变为民宿,让人在爬坑道、钻碉堡的过程中满足冒险的天性;拾掇海边的老房子,兴建了咖啡馆和旅馆……马祖这个曾经肃杀的海岛,如今就像爱琴海边的小岛一样,充满了迷人的希腊风情。在临海的小咖啡馆里听着潮声,喝上一杯浓香的意大利咖啡,真的让人陶醉了。

  小小的世界,大大的乐土

  你见过政府机关前的蔬菜广场,尝过渔寮里的咖啡,欣赏过军事制高点上的日出吗?马祖很小,于是马祖人不得不在这小小的乐土上,想出精彩的点子来。

  在南竿岛上的台置连江县政府前,一个小小的广场被鲜嫩的蔬菜霸占着,还有放大的蔬菜造型的雕塑点缀其间,而劳作其间的农民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广场中央还有水泥小道可供通行。这样“实惠”的广场恐怕世界罕见了,管中窥豹,由此也可了解到马祖人性格中勤劳务实的一面。

  马祖人甚至还把以前的战地工事也打造成如今的热门景区,其中北海坑道尤为典型。

  北海坑道外观不见惊奇,一进入山壁内,才发现别有洞天。沿着石壁往内走,镜子般清澈的海水静静地流淌在脚下,昏黄的灯光映着山壁、水面,四周静寂,只有水滴滴落地面的回音。在坑道里,可以让你体会到无与伦比的幽静,这种幽静感能给厌烦喧闹都市生活的人们提供一片静处。

  马祖人在开发旅游资源上头脑精明,但他们在为人处世上却非常热情朴实。这里民风淳朴,治安良好,颇有“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古风,据导游说,曾有大陆游客将装有贵重物品的提包遗忘在吃饭地点,待到数小时后发现再返回,发现包还在原处,分文未动。

  有人说,马祖是“一串从老天手中不小心散落在闽江口外的珍珠”。在马祖,任何事物都或多或少会让我们觉得新奇,虽然逗留时间短暂,但也让我觉得这是一次美妙的时光之旅。有诗一首如是:“石屋、碉堡、战地情;冷泉、醇酒、人微熏;碧海、蓝天、燕鸥鸣。”

  热情淳朴的马祖人

  不满三天两夜,浮光掠影地领略了一番马祖风情,老实说,有些印象,但不是特别深刻,难忘的是在马祖遇见的一些人、一些事。

  我们抵达马祖后,当地政府派了一部商务车来接我们。这部车上的司机叫陈善来,是一个寡言少语却稳重细腻的中年男子。

  老陈的车技很老练。马祖大部分都是蜿蜒起伏的山线公路,弯弯曲曲,我们到的那天还一直下着雨,路面很湿滑。但坐着老陈的车,一路很平稳、很舒适。

  别看老陈不苟言笑,心思却非常细。每当抵达一处停留点后,老陈总是第一个从驾驶室蹿出来,跑过车头,为我们打开车门的同时迅速撑开手中的雨伞,“慢点,当心”的话语总是不厌其烦地絮叨着,小心搀扶着我们车内每一个人下车,不分级别高低、年龄大小。

  在马祖的行程表被安排得满满当当,虽然参访的行程非常紧凑,但老陈在接送时十分耐心。在北海坑道参观完后,大家坐回车内,这时老陈还没出现,同行的一位女士见司机没来便抽空去了洗手间,不巧,她前脚刚走,老陈后脚就到,他满脸歉意地说:“不好意思,迟到了。”当他知道有人去了洗手间,没有显露一点的不满,而是直接把车开到了洗手间的外面。

  在途中休息的时间,我向老陈打探他开了几年的车,老陈乐呵呵地说:“其实我不是专职的司机,我本职是县政府的秘书。”老陈的回答让我颇感惊讶,没想到当地公务员还要兼职当司机哪。原来,当地政府入手紧缺,几乎没有专职司机,很多公务员都是身兼数职,就连副县长、局长都要自己开车。老陈还说,为了缩减经费,当地政府以后将不使用公务车,而考虑租车。

  除了老陈,难忘的人还有很多:52岁的导游林爱兰,她是我见过的年纪最大的导游。“虽然我年纪偏大,长得还比较矮敦,没有年轻导游那么苗条漂亮,但游客都老喜欢我呀。”这是林爱兰的自我调侃。林大姐性格豪爽开朗,正因为有了她的解说,我们参访的一路都充满着欢声笑语;礼貌谦逊的大陆事务课课长刘德伟,对我们在旅程中的问题,几乎有问必答并倾力解决;美丽开朗的图书艺术课课长黄先蕙,送给我一套厚厚的图书,担心我在行程中携带不便,在回马尾那天早上特地才把书送到了码头,想得真周到哪。  本报记者  项志高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