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马尾旅游 >> 正文

游览没落的琅岐渡口

http://www.mwnews.cn  2015-06-04 11:23:20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哈雷

  半辈子耕耘心田文字的缘故,有意无意间对地名会格外留意。好的名字总容易让人产生审美愉悦和联想。比如,琅岐岛(古称“琅琦岛”),念这几个字,仿佛远远望见一块美玉,亦或是一颗明珠,内心也散发着一丝光芒。地如其名,由闽江冲积而成的琅岐岛,坐落在闽江入海口,三面环江一面临海,恰如镶嵌在闽江口的一颗宝玉。如果在卫星云图上看,琅岐岛就是含在海和江这两条巨龙间的一颗明珠。

  车从福州市区五一广场福建大剧院大门口出发,未觉间已然身在岛中。一看时间,约莫三十多分钟。回想起过往登上琅岐岛的经历,犹如一次海上登陆的演练,船是联通岛和外面世界的唯一工具。通常是排长队在渡口等待,等着轮渡从江心上慢慢驶来,再把排队的车装进几辆,然后带着人和车驶去对岸码头。可是如今,一座现代而时尚的琅岐闽江大桥横跨江面,踏平阻隔,使天堑变通途。

  登岛没有了风浪颠簸之苦,这让我更是按捺不住冲动要去看看这里的古渡口。但在去古渡头的路上,我不时被海岛清新纯净的田园风光的牵绊了脚步。这个多雨的时节,一阵风就云开雾散,琅岐伸展的身躯,在蓝天白云下,平畴沃野,满眼浓绿盖地;等走近前些,又看见在那些山丘、田间、地头、小路边,一丛丛一簇簇或是零星三五小朵或红艳或洁白或粉黄或浅紫的野花,灿烂地热闹地点缀其间。又有三三两两的白鹭,时而悠闲地飞翔,时而休憩在田间地头,与劳作的人们和牛群相近咫尺,活脱出一幅流动的田园牧歌图。徜徉其间,心灵深受抚慰与涤荡,心胸挂碍全无,自由洒脱之感已非笔墨可尽言。

  在当地的文化人老杨的指引下,和一群文友来到江边一处古渡口,只见渡口周边荒草丛生,泥沙堆积,纵有行船如今也难以靠岸。只有江水冲磨过残存的墩石上,隐约能看出这里曾是繁忙渡口。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渡口曾是琅岐岛屿外界连接的唯一的出口。渡江,江船,是许许多多的海岛人生命中无法割舍的部分。

  天气尚好,站在渡口,遥望连江县王官头镇长门村的长门炮台处依然清晰可见。它在闽江入海处北岸,与琅岐岛隔江夹峙,口门窄小,水流湍急,口外有双龟岛、壶江岛、川石岛、五虎礁等及众多小岛、暗礁为屏障,福州人称之为“双龟锁口、五虎把门”,地势险要,素有“省府门户”之称。双龟岛系南龟岛与北龟岛之合称,两岛形似巨龟,在江水涨落和阳光辉映下,犹似在江中自由游动,形态逼真,惟妙惟肖,令人称奇叫绝,为闽江独特胜景。

  伫立渡口旁,看江水奔流的身影,思绪已随着江水远去。隐约中,似乎还看见与这个渡口相连的许许多多生生息息的旧事重演,还听见渡船的马达声划破某个细雨蒙蒙的清晨的静谧穿过薄雾而来。种种往事,最终都没能逃过时间车轮的碾压,为这静守江边的渡口平添几分历史沧桑。只有江水和海水,保持着千万年不变的步伐,平静向东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