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人物 >> 正文

明月几时有 两岸共婵娟

——记福州边检站执勤业务三科科长张明娟

http://www.mwnews.cn  2015-07-09 14:48:48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记者 林颖

  7月6日,“两马”航线旅检大厅内,最后一名入境旅客已经办结所有手续,大厅外不少旅客却正在徘徊等待着一个人。当下勤的队伍经过侯检大厅时,等待的旅客上前围住了她,“好几天没见到你,听说你生病了,身体好些了吗……”面对旅客的嘘寒问暖,张明娟感动地不停地向旅客微笑致谢。

  张明娟是福州边检站执勤业务三科科长,检查员们说,在科长因病暂离岗位的13天里,基本上每天都能接到出入境旅客关于科长的询问。已在站里工作近20年的参谋长陈俊迟告诉记者,像这样一直被旅客记挂的检查员,张明娟还是头一个。

  12年在岗服务近10万台胞

  张明娟今年33岁,平易近人的她笑起来总会露出一对可爱的梨涡。张明娟来自一个军人家庭,一抹橄榄绿是她从记事开始最熟悉的颜色。1999年,18岁的她入伍成为一名陆兵,2003年她正式到福州边检站工作,在旅检岗位一待就是12年。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像是一次久别重逢,12年里张明娟接待了近10万台胞,每一次陌生的见面,都会成为下一段带有微笑的记忆,“许多台胞因为‘两马’航线和我成为了朋友,与他们再见面时的一个笑容,都让我觉得在这个岗位上很值得。”

  张明娟说,口岸服务基本没有大事,体现的都是细节。2005年的一天,正在为台胞服务通关的张明娟关注到一位70多岁的大妈,老人带了两大麻袋东西,一袋由工作人员帮忙用推车推着,另一袋她吃力地提着。张明娟立即上前,“阿姨,您是一个人来吗?”满头大汗的老人摇摇头说:“我来大陆探亲,找我女儿。”张明娟接过老人手中的东西,一路陪着她到大厅外。

  此时,执勤的队伍已经下勤,准备乘车离开,唯有张明娟还在空荡荡的侯检大厅陪伴老人等待从连江赶来的女儿。一个小时后,看着被安全接走的老人,张明娟才放下心来。

  作为闽台直航的重要航线之一,来往“两马”航线的旅客不仅有旅游观光、往来经商,返乡谒祖的也不在少数。当得知闽台民间习俗中,谒祖观光团所携带的佛像金身、銮轿等佛具是不能离身时,时任检查员的张明娟打破“常规”,创新提出了为谒祖观光团提供“T-T专属引导服务”的想法,即派员将谒祖观光团从客船梯口引导到相应的专用通道,并协助收集证件提交给台内检查员集中查验。

  经过科领导的一致商讨,同意落实这一服务举措。谒祖观光团入境当天,集体过台顺畅的通关体验获得了谒祖观光团成员的交口称赞和感谢:“以后,我们一定还选‘两马’航线!”

  她被台胞记在心上

  担任科长前,张明娟都要和科室同事在验证台进行人证对照、证件识别、前台录入等边检业务工作。

  “每次坐上验证台,我都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虽然在这个台上我们每个人都要担负着坚守‘国门’的责任。”张明娟打心眼里喜欢这份在别人看来“日复一日”的工作,原因是在这个岗位上她收获了许多台胞的爱与关怀。

  验证台记录着出入境旅客的信息,也记录着张明娟和旅客们的故事。

  2012年,坐在验证台上的张明娟收到了一份意外的礼物。“您好,请出示您的证件。”递到张明娟手中的台胞证里赫然夹着一贴膏药。给张明娟送膏药的是大陆新娘陈凤英。

  原来,几天前陈凤英回大陆省亲,抱着刚满月孩子的她吃力地推着行李车,经过栈桥时一件行李滑落,正在执勤的张明娟看到了迅速来到陈凤英身边,“让我来吧。”张明娟弯下腰帮忙捡起行李,但刚做过腰椎间盘突出物理治疗的她立刻感觉腰部阵阵刺痛,豆大的汗珠出现在额头。但她仍咬着牙“歪”着腰帮陈凤英推车。

  几天后,探亲结束要回到台湾的陈凤英又一次排到张明娟验证的队伍里,“娟姐,你试试这副膏药,我也时常腰疼,每次贴上都觉得舒服很多。”陈凤英愧疚地笑着,“都怪我,害你腰痛复发。”接过膏药的张明娟红了眼眶。

  “很多时候,在验证台上,验证员不能有过多的表情和语言来表达内心的情绪,但他们对我的关心我都记在心里。”张明娟说道。

  12年里,多次往返于大陆与台湾的旅客与张明娟成了朋友。“一次,我正在验证台上执勤,一位老朋友林先生友好地与我打招呼,他看到我脸色不好,便问候了几句,随即拿出一张纸在验证台上给我开药方。”林先生的“突然”举动让张明娟又惊讶又感动,“他们就像家人,每一次温暖的举动都是很自然地表现出来,就如我爱他们一样。”

  福州边检站执勤业务三科检察员王惟芝依稀记得,张明娟曾收到过一封厚厚的感谢信。信件出自75岁的王思齐老人之手。

  王思齐是美国一所大学的教授,2012年的元宵节,多年不曾回到祖国大陆的他思乡心切,特地选择了“两马”航线回大陆探亲。“以前台胞往返大陆需要检查的手续复杂,王思齐的证件被上交检查,等待的时间很长,娟姐就一直耐心地陪着他,消除老人的忧虑。”

  半年后,张明娟意外地收到了王思齐从华盛顿寄来的信件。老人在信中写道:“您的乐观亲切,让我深深感受到祖国亲人的温暖。”

  用大把时间陪伴台胞的张明娟最愧疚的便是与儿子相处的时间不多,“因为我是‘双军人家庭’(即夫妻都是军人),所以孩子一直都是爷爷奶奶在照顾。有一次儿子突然问我,‘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来接放学,而我每次都只有爷爷奶奶来接?’”

  回忆起儿子的问话,张明娟潸然泪下,可在她心里,这份让她付出爱与快乐的工作依然是她最无悔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