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马尾生活 >> 正文

马尾人的年味

http://www.mwnews.cn  2016-01-22 11:11:59   来源:海峡时报    【字号

 
 
 

  吴巧蓉 林颖

  “年”是什么?

  你记忆中最浓的“年味”是怎么样的?

  是全家团圆的温馨、是大扫除的忙碌、是准备年货的着急,还是年夜饭聚集的香气,亦或是“串门子”的热闹。

  那些藏在记忆深处、心灵深处的“年味”,总是散发着不一样的风采,让我们回味无穷。此刻,让我们去倾听生活在马尾的不同年代出生的人讲述他们关于“年”的记忆、他们心中的最浓“年味”故事。

  50后:吃上白米饭的年欢乐无比

  对于许多人而言白米饭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一日三餐想吃都可以吃到,有些人可能都吃着腻了,今天换个面条、明天下个饺子换着花样吃。然而吃白米饭对于今年58岁的王依姆而言却是童年时代关于“年”的一段难忘记忆。

  “记忆里十几岁时候日子过的最困难,那时候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白米饭,而且还有供应菜、鱼,平常每天可是只能吃地瓜饭啊,所以一到过年我们可高兴了,一年到头就指着那几天。”王依姆回忆道。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过年是没有新衣服的、也没有什么玩的,但是有白米饭吃已经让彼时十来岁的王依姆无比欢乐。

  关于童年的“年”,让王依姆难以忘怀的还有“草纸抹嘴”。“三十晚上是不让说坏话、臭话的。奶奶怕我们小孩子不懂事说了不吉利的话,每年吃过年夜饭都会拿黄色的草纸抹一把我们的嘴巴,嘴巴里还念着‘小孩子不懂事,说什么都当没说,老天不信’之类的话。”

  童年“无忧无虑”享受的光阴,青春张扬里忙碌责任的岁月、临近暮年的安详时光,时间在走,王依姆关于年的记忆也在不断丰富着:搞卫生、做芋头年糕、带着孩子走亲访友……一个个的年来了又走了,岁月在长,王依姆对年的感受也不断变化着。童年记忆里拿到一分钱压岁钱就乐呵、玩个百纸炮就雀跃、一碗白米饭就能满足的日子早已远去。“现在大家生活水平越来越好,日子越过越好了,想吃什么有什么,新衣服也能常常穿到,不稀罕了,年味反而越来越淡了。”王依姆感叹道。

  60后:一年一次集体春游

  52岁的江玲是马尾镇人,在她记忆里,小时候很穷,但年味儿很足。

  年的开始总从母亲给兄弟姐妹们做好的新衣服,和父亲从供销社领回的两包年糖年饼开始。“新衣从制好开始,我们就在期待,这件衣服直到大年初一才可以穿上。而以前的年糖年饼是供销社根据家里人口数来分配的,孩子们都馋,所以这两包糖饼在过年可一直存在爸妈的房间里,大家连‘望梅止渴’的机会都没有。”

  到了大年三十的下午,街上的商铺都会关门,长辈把孩子领回家,关上门,准备过除夕。吃过了年夜饭,孩子们最爱的环节来了——领红包。“哪个孩子不喜欢过年,主要是有压岁钱呀!”江铃有四个兄弟姐妹,每到过年父亲就会给每个孩子发一两块钱当压岁钱,“领到红包后,大家要么把红包压在枕头底下睡,要么捂在胸口睡,总之,非常的宝贝。”

  大年初一上午,母亲早早就煮好干饭,让孩子们就这菜汤吃。早饭后,一年一度的春节“旅游”便开始了。“因为没钱坐车,父亲母亲就带着我们步行去鼓山或是五一广场玩,小妹妹才五岁,步行起来也丝毫不逊色。如今,再翻看当时的留影,依旧感觉满满的年味儿扑面而来。”

  80后:与大头娃娃玩到一块儿

  林宏晖是老马尾人,提到儿时的年味,跳入脑海中的便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民俗游街,“这是我最期待的过 年节目之一!”林宏晖如孩子般笑道。

  正月十五的一整天,孩子们的心都牵挂着晚上的游街活动,“从打探游街路线到焦急地等待,那时候激动 又兴奋地感受至今都忘怀不了。”小时候游街队伍长且多,参加与围观的人也多,忘不了坐在爸爸肩头俯览游 街活动的情景,身旁的小伙伴都拼命踮起脚,才勉强从攒动的人头中“挤”出一点视野,自己却能“鹤立鸡 群”,有了最佳的观赏角度。游街队伍要走街串巷,给居民送去平安吉祥,因此到自家门口时有时候已经很迟了,早该休息孩子们还是兴奋不已,看着由各个镇村组织的游街代表队,还有各地颇具代表的神灵像走过,除了新鲜还有无尽的热闹。”鞭炮爆竹声阵阵,烟雾缭绕间寄托新年的期许,只有游了街,这样的年才算完整。 ”

  对孩子们来说,光看还不过瘾,能亲身“扮”一回大头娃娃,那才叫过瘾!“女孩怕大头娃娃,男孩则相反,因为按照习俗唯有男孩可以‘扮’大头娃娃,男孩们因为太不舍得脱下装备,‘人有三急’时都要憋着, 最终尿裤子是自然的事了。”林宏晖笑着回忆道。

  记忆中的游街后来越来越短,但参与的人依旧是这群可爱的老马尾。十多年前,大家的正月十五增添了 “两马同春闹元宵”活动,两岸的民俗社团共同闹元宵。时间在推移,曾经爱笑爱闹的男孩也渐渐长大,但他对游街的兴奋度却依旧未减。“花灯的加入,猜谜、民俗表演的多样性,马尾发展越来越好,这年味越来越浓了!”

  90后:看春晚、发微信、抢红包

  “新年三部曲:看春晚、发微信、抢红包”。1995年出生的郑小姐称新年新三样已经取代了儿时表兄妹欢闹、看大头娃娃(海咧)的欢乐了。

  “小时候最期盼新年的到来,不仅有压岁钱、有新衣服穿,而且爸爸妈妈会带着我去外公外婆家,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又热闹又好玩。”郑小姐回忆道:那时候我们一家子常常在楼下院子里等大头娃娃,看着大头娃娃走街串巷拜年。“单是讨论那些踩高跷的人怎么做到不摔下来,就让我们这些小孩无比欢乐,几乎每年看到都要研究一下。现在回想起来已经不记得研究出什么了,只记得很开心。”

  随着年龄的增长,郑小姐坦言过年的感觉并不像小时候那般了,“少了一份期待”。“但每年年前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超市买年货,准备好各种零嘴陪我过春晚。一边看春晚一边微信上给朋友们发发祝福,还有就是去年抢红包了,今年过年估计抢红包还是主要活动吧。”郑小姐说道:“海咧虽然依然会走街串巷,但我不会像儿时那样下楼去看,如今就站在窗户后看烟花繁华。”